《逆血戰神》[逆血戰神] - 第5章 荒殿

「煉骨大法?」李賀皺眉,心中疑惑。

「就是能夠一套能夠提升人元骨品質的功法!」白玉龍龜語不驚人不罷休。李賀徹底愣住了,元骨品質天生而成,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什麼功法能夠提升元骨的品質。這簡直就是逆天之舉!

「煉骨大法!」想到荒殿,李賀內心熾熱無比。「那荒殿在…」

「你家祖宅。」

「什麼?我家祖宅?!!!」李賀徹底被震驚了。此時他才發現,自己的家族竟然藏有如此之多的秘密。

「荒殿為什麼會在我家祖宅?」李賀小心的詢問道。

「不知道,反正是你母親留給你的。慢慢修鍊吧。等你到了祖宅再喚醒我,我要也要準備一下。」白玉龍龜說完,化成一道流光趴在李賀的頭頂上!

「真是奇怪關於荒殿似乎不只有這麼點記憶。難道跟我神魂損失有關?」白玉龍龜望着天空,眼中有些迷惑。

茫茫草原之上一道身影急速奔馳,這個身影正是李賀,他正在急速趕往祖宅,對於荒殿中存放的化骨大法,他已經破不急待了。如果說化骨丹讓他踏入修行路,那麼荒殿里存放的化骨大法,就是他成為強者的根本所在!

「呵,真爽啊!」

在草原上奔馳,划過一道殘影,李賀心中暢快無比。十幾年了,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暢快,自由過。一直小心翼翼,處處受限。生活一片昏暗,看不到一點光明。而現在他終於看到了光明,看到了喜歡。

「老爹他們估計已經認為我死了。哼,認為我死了更好,正好暗中在祖宅發展自己的勢力。讓那個人付出應有的代價!」李賀眼裡投射出仇恨的光芒。

「只是不知道,一年後宗族大比,他們看見我會怎麼樣?嘿嘿…」

宗族大比,是武家年輕一輩之間的比斗。這對於年輕一輩是極其重要的,武家對武力的推崇達到了極其瘋狂的地步,每一年的武家大比失敗者都會遭受到極其嚴厲的懲罰。像李賀,他更是被剝奪了武姓。

感受着自己的速度,他喜歡這種強大的感覺。從小他就對強者有着無比的嚮往,每次在演武場看到別人釋放強大的戰績,李賀心中都激動無比。

「咦,靠近凶獸山脈了。」

前方不再是一望無際的草原,出現一個橫斷山脈。即使離的老遠彷彿也能聽見那些強大元獸的嘶吼之聲。

李賀停下腳步,他要仔細觀察一下。他家祖宅正是靠近元獸山脈,一番摸索。終於憑藉腦海中的記憶尋找到了祖宅。

看着眼前的城堡,李賀心中激動。這裡就是他家族的祖宅之地!

「老龜,老鬼,我到了。」李賀激動的從頭上拿下白玉龍龜大聲叫喚。

「我干,臭小子。連覺都不讓我睡好!」白玉龍龜被李賀弄醒破口大罵,同時目光掃向那座老宅。「哦,最強的才是一階武士。」

「一階武士?」李賀想了想,確實。家族的大部分強者應該都駐紮在柳城當中,祖宅一般很少有人來。只是留下一些僕人看守,不需要多強大的武力。單單是武家的威嚴,就沒人敢來家祖宅亂動。

「我們走。」白玉龍龜說到,一團黑霧出現,將李賀包裹。當黑霧散去,李賀發現自己已經處在了祖宅之中。這歷史祖宅一個較為偏僻的角落。對於這裡他記得,這裡是祖宅的禁區。除了家主之外,其他任何人都不得進入。

李賀有些疑惑的看向白玉龍龜,不明白為什麼帶自己來這裡。然而白玉龍龜一臉慎重,在空間中刻畫一些李賀完全看不懂得符文。那些符文仿若活的一般在空間之中遊走,隨着符文的遊走,周圍的空間泛起漣漪,元氣動蕩。這番奇異景象,帶給他無比的震撼。

最後,白玉龍龜伸手一指示。一道光華激射而出,沉聲道:「開!」

隨着他的聲音,原本在空間之中遊動的符文,竟然構建成一個太極陣圖。陰陽逆轉,從中間緩緩打開。李賀根本來不急發出一點聲音,就被吸入其中。

當他睜開眼睛時,發現自己已經處在一個空間之中。這個空間什麼都沒有,隨處可見空間裂縫。

「這裡是?」李賀打量着周圍。

「玄界!破碎的可真利害。」白玉龍龜皺眉道。

「「玄界是什麼?」

面對李賀的詢問,白玉龍龜不予回答。而是謹慎的觀察一切,最後低聲道:「幸好來的及時,若是再晚一點。這個空間就破碎了,那麼荒殿也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