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血戰神》[逆血戰神] - 第1章 武家三子李賀

「李賀,你簡直丟盡我武家的臉!!!」書房之內,一個虎背熊腰的中年人厲聲喝斥,一身殺伐之氣,顯然久經沙場。在他對面則是一個孱弱的少年,臉色蒼白,顫顫巍巍,一言不發。

「哼,看看你是個什麼東西。竟然為了一個青樓女子跟人賭鬥,被人脫光衣服丟在大街上,你,你…」中年人氣的渾身發抖,手掌狠狠拍向青木銅桌,桌子瞬間變成一堆灰燼:「想我武家自立家以來,哪一個不是鐵骨錚錚,縱橫沙場。我堂堂護國大將,竟然生出來你這麼個兒子?!」

李賀偷偷看了一眼窗外,眼中精芒一閃而逝,一個虎撲抱向老爹的大腿。哭喊道:

「老爹啊!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一把鼻涕一把淚,聽着都感覺心酸。

「哼!」然而他老爹根本不買帳,顯然早已習以為常,冷哼一聲。眼裡滿是失望!

「老爹,你就看在我娘早死的份上就原諒我吧。」李賀哭道:「娘啊,娘,賀兒想你。嗚嗚…」

李賀偷偷打量老爹武雄,果然老爹眉頭微皺,眼裡已經沒有原先那麼憤怒。心中暗喜,這招屢試不爽!

「罷了,罷了。你出去吧!」

李賀留下滿地豪言壯語,言稱一定好好改過。然後跌跌撞撞退出書房,臨到門口,窗戶邊一個身影匆匆離去。眼角瞥了一眼,嘴角掛起一絲微笑。眼神之中精芒四射,不過又立馬恢復獃滯,一臉紈絝。

武雄看着李賀的身影,一臉無奈。頹廢的坐在凳子上「嫣兒,你看看他都成什麼樣子了。不知上進,不思進取。雖然天生無元骨,不能修鍊。可懂的點文人的智慧也好,給他找來先生他竟然不知道學。還把先生氣走,唉…」

「不知道,你現在過的好嗎?」武雄看着遠方,低聲自語。

已經走出書房的李賀自然不知道老爹在說什麼,武家以武立家,更是一個講究實力的家族。不能修鍊的他,自然處處遭受排斥,被人奚落。更何況上面還有兩個光彩照人的哥哥,雖然不是一個母親。大哥更是出生就被武界神人帶走,二哥也早已是軍中驕楚!但這一切跟他無關,因為他知道…

「李賀,又被大伯罵了吧!」一個跟李賀差不多年齡的女子嘲諷道。

武道修鍊一途,步步維艱。抬頭一看,竟然是在武家年輕一輩三花之一的武青。武家不愧是以武立家,即使是女流之輩也是天賦驚人,武青還未成年卻已經是一名七階武徒。

武徒,顧名思義就是武道之徒,初入修行的門路。

武士,到此,才算是真正探入武道的門檻,可以修行強大的戰技。戰技可以說是檢驗一個武者實力的所在,當然戰技也是不易修成的。悟性,勤奮缺一不可。

武師,這又是一個新的境界,達到武師可以說已經成為了大陸的一流高手。

武尊,那已經是大陸上的頂尖高手了。至於武帝那就是大陸上的巔峰存在!但是,至今還沒有人見到武帝出現過,曾有傳聞武帝可以破開虛空前往一個新的世界。

所有的武者,都是通過吸收天地元氣強壯自身。這裡沒有功法,只有元骨的本能吸收。元骨是所有武者修行的根本,沒有元骨的人可以說幾乎沒有。但李賀就是一個例外,他出生就沒有元骨。無法感受到天地元氣,根本不能踏入修行的道路。元骨從一品到九品不等,可以說元骨決定了一個人修行的潛力所在。就算用大量的天才地保堆積,能把一個一品元骨的人堆到武士的層次已經是逆天了。

李賀所生活的地方是離國,位於莫域的東方。整個大陸有三個帝國,位於北方和南方的分別是大秦帝國和潛龍帝國。在這個三個帝國之下,還有一些小型國家穿插其中。至於西方那是一望無際的凶獸山脈,面積比三個帝國的疆土加起來還要大。很多帝國和武者隊伍都會到凶獸山脈獵殺元獸,同時也渴望能在其中尋找到大機緣。因為有太多的高手隱居在元獸深林,至於他們在裏面幹些什麼。那就沒有人知道了!

在莫域通常武尊已經是頂天的存在,他的父親也僅僅只是一個六品武尊。對於常人而言武帝就是傳說中的存在,但他畢竟是武家三子。自然不能歸為常人一列,大哥出生就被武界神人帶走。曾聽他父親說過,那個神人是遠超武帝的存在。普通人,甚至連武界的存在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