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谷》[輪迴谷] - 第4章 雪夜

一晃兩個月過去了。

枯葉落盡,冷風呼嘯,開始下雪了。

少年雲躺在自己做的竹椅上看着雪一點點飄下,看着院外的竹林從青蔥蓋上白紗,再然後,白茫茫一片,白的開始晃眼。

少年突然覺得有些冷,不是因為下雪,是從心裏突然傳出來的寒意。沒來由的想哭,一時間痛苦悲憤絕望,各種負面情緒洶湧而來。

想哭,哭不出來。

心痛,無法呼吸。

「我又要死了嗎?」這是少年昏過去之前最後的念頭,甚至都沒來得及想到為什麼會是「又」。

大雪下了三天,少年昏了三天。

雪停,雲開,少年也睜開了眼。

「做了一個夢,也知道了我是誰。」

「原來啊,我姓雲,名若清。呵呵,雲若清。」

「既已死去,為何又讓我活過來。既被捨棄,為何又救我。這荒唐的過去,還不如真就只是一場夢。」

——————

無名谷。

叫無名谷是因為這就是一個沒有名字的山谷。本是一普通的地方,只是兩個漫無目的遊玩的人在恰逢花開的季節,來到了這裡。谷里有片桃林,花開,便半山緋紅。白衣人看着半山桃花,不知道想到了什麼,開始發獃。

半晌,突然開口,「荒,我們在這裡呆一段時間吧。我們也走了好些年,我想在這兒歇歇。」

身邊紫發紫袍的男人沒有太多表情,只輕輕回了句「好。」

不過一個突然的決定,兩人便在谷里住下了。白衣人一進谷就入了桃林,盤腿坐下入了定。

紫衣人靠着不遠的桃樹,靜靜地守着白衣人,就好像他已經這般守了好多好多年。

事實上,他真的這般守了很多年。因為他叫荒,是白衣人洛的伴生獸,是洛的守護者。荒因洛而出世,守護洛是他的第一使命,是他的本能。當然,也因為伴生的關係,他也是洛的兄弟。他們相互扶持,走過無數歲月,是可以相互交付生命的關係。

對於荒而言,洛說什麼就是什麼,洛去哪裡他就該跟到哪裡。

洛要住下,那便住下,無需多言。

一晃月余,山上的桃花也謝了大半。

細雨入林,**殘花,潤了嫩芽。白衣人於雨中睜了眼。

天空中炸雷突響,一縷紅光自天墜落,入了谷,就落在白衣人的身邊。

紅光散去,是一株月銀草,一株半死不活的月銀草。

白衣人輕笑,「月銀草,還是帶着一縷我的血脈氣息的月銀草。」

靠着桃樹的紫衣人也走了過來,看着地上的光團,若有所思,「是你留在雲荒界的那縷,血脈氣息已經很弱了,應該是被你的那具分身送來的吧。」

「嗯,雖然我在雲荒界留了不少東西,不過能找到我的,也只有雲家。雲家經歷這麼多代,我留的那縷血脈氣息差不多也消耗盡了,好多年前就已經跟我失去聯繫了。如今能把雲家後人送到我這裡的,也只有留在帝墓里的那具分身了。」說到這兒,白衣人停了一下,「雲荒界的人估計也想不到,荒閣沐家的帝墓最裏面,葬的不是沐家的老祖,而是我的分身。」

紫衣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我又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