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先生,等你白首共沉眠》[厲先生,等你白首共沉眠] - 第七章:你說誰欺人太甚?

穆歸燕恨她入骨,抓起煙灰缸,步步緊逼過去,臉頰殘留着鮮明的五指印。

楊依依大感不妙,這時,房門出人意料的打開,身穿白色西裝的男人看着雞飛狗跳的辦公室,臉色一沉,「你們這是要幹什麼?」

混亂的場面瞬間被摁下了暫停鍵般,男人目光鎖定了楊依依,面上浮出薄怒來,「誰敢動她一下試試?」

「徐總?!」回過神來的穆歸燕驚了,手裡的煙灰缸「Duang」地一下摔在了腳邊。

楊依依也是瞠目結舌,「老徐?你怎麼在這?」

徐聽濤,以前是父親的助理,時常到家裡做客,前兩年辭職,這還是闊別後第一次見。

三十歲的男人,小麥色肌膚,個頭不是太高,但舉手投足都透着中年男人的成熟感。

穆歸燕臉色不是一般的難看,楊依依是什麼命,前身是厲太太,剛被拋棄了,這又有環宇總裁護着!

徐聽濤瞥了穆歸燕一眼,轉而走向了驚魂未定的楊依依,「兩年不見,又漂亮了,叫徐叔,沒大沒小!」

「得了吧,我才不做你小侄女!」

楊依依癟了癟嘴,毫無興緻開玩笑,斜睨地看着穆歸燕,「還打嗎?」

穆歸燕氣得嘴都歪了,打什麼打!

她雖然有厲湛巽撐腰,但徐總面前她不知死活造次,恐怕還沒等到資源把自己捧起來,就要接受冷藏的命運。

穆歸燕不答,楊依依不難猜出徐聽濤在環宇身份不凡。

想到這裡,她眉眼彎彎的衝著徐聽濤笑了笑,「老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