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先生,等你白首共沉眠》[厲先生,等你白首共沉眠] - 第二章:沒人愛的男人婆(2)

的心就更痛一分。

  陸瑤有心安慰幾句,這時,身旁探來另一人的身影,她瞄了瞄楊依依,似確定了身份,悠悠然地坐在了高腳凳上。

  一把散發著金屬光澤的車鑰匙隨意地往吧台上一丟,精緻的法拉利標誌過於招搖。

  女人傲氣地像一隻孔雀,抖了抖酥胸,攏着波浪卷長發嘆了聲,「哎,有些人吶,要臉蛋沒臉蛋,要身材沒身材,也不怪拴不住男人的心。」

  「穆歸燕?」陸瑤認出女人身份,以一種不可思議的目光盯着她。

  聽着這個名字,楊依依渾身一僵,保持着埋頭耷腦的姿態,拳頭卻已經握緊。

  穆歸燕,正是那個和厲湛巽傳緋聞的小明星!

  冤家路窄,沒想到在這裡能碰上!

  「哦?你是我的粉絲么?」女人斜睨着眼瞟了陸瑤一眼,勾起紅唇笑得像一隻玉面狐狸。

  「誰他媽是你的粉!不要臉的貨色,勾引有婦之夫很得意,嗯?」陸瑤挽起袖子來,唇瓣中間嵌着一顆唇釘,大有大姐頭要干架的氣勢。

  穆歸燕故作驚慌地身形後倚,眉心擰起來,「你該不會是在說厲總吧?」

  陸瑤麵皮抽動,就要抑制不住體內的洪荒之力,穆歸燕忽然莞爾一笑,瞥了眼那把車鑰匙,「咯,這可是厲總送的,我現在可是厲總掌心寶,楊家那個男人婆根本不配跟我爭寵,懂?」

  男人婆?

  去特喵的男人婆!

  楊依依已經清醒了三分,豁然起身,向著穆歸燕走過去。

  就兩步的距離,穆歸燕看到的是,女人短髮凌亂,髮絲間一雙腥紅的眼,彷彿化身成嗜血的屠夫。

  她心裏「咯噔」一下,這才有了點怯意。

  兔子急了還咬人,這楊依依該不會真敢當眾行兇吧!

  她一咬牙,撕X,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

  當下,近在眼前的楊依依已經揪起了她長裙領口……

  「嘔——」

  出人意料的,楊依依胃裡排山倒海,埋在穆歸燕心口,稀湯寡水吐了一通。

  時間仿若靜止了般。

  摻雜着胃液的酒味,伴隨着溫熱的氣息,穆歸燕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整個人猶如推下了無間地獄。

  這比頭破血流,還讓人難以忍受!

  穆歸燕氣得渾身發抖,楊依依卻如沒事人一般,醉眼迷離地抬起頭來,拍了拍她的肩,「不好意思,沒忍住。」

說完,她踉踉蹌蹌往前躥,可剛走兩步,卻不得不停駐腳步,掀起眼皮,仰望着跟前的身影高大的男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