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先生,等你白首共沉眠》[厲先生,等你白首共沉眠] - 第一章:壞事做絕,死無全屍(2)

厲湛巽不可思議,「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楊依依的臉皮似被生生剝去了一層,火辣辣的疼。

  她怎麼能這麼賤,這個男人都已經在外面花天酒地了,她居然還期盼着這段荒謬的婚姻可以繼續下去!

  「怎麼可能,也不看看自己什麼鳥樣!」楊依依從牙縫中擠出這句話,轉身拿起了無意間發現的離婚協議書,「是這個吧,我簽!」

  她迅速落筆,幾乎不給自己任何反悔的餘地。

  這份協議書她不知道厲湛巽什麼時候準備的,或許是昨天,前天,又或者,是他們兩年前結婚的當天!

  看她行雲流水地落款,男人墨色的眸子暗沉了幾分。

  「給!」楊依依用力地將協議拍在他胸口,背對着他時眼圈已經紅透,卻固執地哂笑道,「說實話,這兩年來真是折磨,虧你先提出來,終於解脫了,明天我就搬走。」

  解脫么……

  男人隼目陰沉,撿起離婚協議,懶洋洋回道,「不必了,這套房子我會讓安頌過戶到你名下,就當陪睡的價碼吧!」

  「厲湛巽,你特么王八蛋!」

  楊依依脾氣炸裂,再也忍不住,脫下鞋就向著男人砸去。

  厲湛巽微微側身避開,單手插兜,俊朗的模樣,笑起來讓人心悸,「還這麼凶,找到下家記得請我喝杯喜酒。」

  說完,他不疾不徐地走出門,頭也不回。

  楊依依如墜冰窖,眼淚忍不住簌簌落,她深諳厲湛巽不愛她,一點也不愛……

  結局早已註定……

  可,為什麼心如刀絞,痛到難以呼吸。

  天和公館七號的院子外,男人踩下台階時,小腿突然乏力,他高大身影趄趔前傾,助理安頌趕忙扶住了他。

  「厲總,沒事吧?」

  失去知覺的麻木感轉瞬即逝,厲湛巽穩住身形,推開了安頌。

  回頭看去,別墅里燈火明亮,二樓斷斷續續地傳出「噼里啪啦」的碎裂聲。

  她,應該恨透自己了吧?

  安頌瞥見了厲湛巽手中的協議書,咬了咬牙,「厲總,您這是何必呢?」

  厲湛巽眼底再無光亮,拉開了車門,坐進車廂里,聲音壓得很低,「我死了之後,你告訴她,我是壞事做絕,出車禍,墜海了。」

  夜色中,安頌看不清自家老闆臉上的表情,一時如鯁在喉不知道說什麼。

就在幾天前,厲湛巽診斷出漸凍症,雖然是初期,但這種病查出的那一刻,幾乎就是宣布死刑,而且,死法極其殘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