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我懷了大佬的三個祖宗》[離婚後,我懷了大佬的三個祖宗] - 第4章

第4章果然,沒一會兒,譚之諾就發現小糖寶留下的暗號。
在小糖寶開始接觸防身術時,譚之諾同時也教她怎麼使用暗號,為的就是以防萬一。
順着小糖寶留下的暗號,譚之諾很快就找到現場,她到的時候,壞人正拎着倆小豆丁,打算往另一邊走,想拐走我的孩子,你問過了我嗎?」
聽到媽媽的聲音,有些後怕的小糖寶立刻哭着喊起來,媽咪,這個壞人要抓糖寶和小哥哥去賣錢!」
壞人剛才高興過頭,一不小心就把能賣個大價錢」這種話給說出口了,讓小糖寶聽到了。
壞人一看有大人來了,先是一驚,再一定睛,兩眼立刻發出餓狼般的綠光。
這個女人有多漂亮多好看?
在他匱乏的詞庫里依希只記得兩個詞——羞花閉月,沉魚落雁。
嘖嘖嘖,這樣的女人,他就是窮盡一生,怕是都摸不到她的小手兒吧?
四周正好沒人,讓壞人的貪念瞬間膨脹,將他的理智吞沒。
他以為,將兩個小屁孩打暈,就憑譚之諾這麼一個嬌小瘦弱的女人,絕對不可能是他的對手,到時就只能讓他為所欲為。
可誰曾想,他眼中的貪念,勾起了譚之諾的某些深惡痛絕的回憶。
原本她只想點到為止地教訓一下這個人貶子的,這下子,她改變主意了……啊……救命啊……」人貶子都還沒看清譚之諾是怎麼出手的,倆孩子就被奪走了。
再一個眨眼的功夫,他就已經被撂倒在地上了,拳頭就像雨點般落在他身上。
小哥哥,我媽咪是不是很厲害?」
小糖寶一臉自豪地看着身旁的小男孩兒,我媽咪是全世界最厲害的媽咪啦!
你放心哦,我媽咪來了,再沒有人敢欺負我們啦。」
小男孩兒緊抿着唇,呆萌冷漠的小臉上,有着濃濃的防備警惕,他就像一隻在深林里和父母走散了的小獸一樣,緊張、警惕地防備着周圍的一切。
不過,他在看向小糖糖和譚之諾時,眼睛裏的警惕和防備明顯減少許多。
他沒有說話,只是安靜地看着譚之諾收拾人貶子。
小糖寶似乎也意識到他的不同之處了,生怕傷到小男孩兒的自尊心一般,小心冀冀地問他,小哥哥,你是不是生病了,說不了話?」
小男孩兒先是搖了搖頭,然後又點點頭。
他又是搖頭,又是點頭的舉動,把小糖寶給整懵了,歪着小腦袋一直在想呀想呀,小哥哥到底是不是因為生病,所以不會說話的呀?
那頭,譚之諾很快就把人貶子給打得暈頭轉向,趴在地上起不來了。
她都懶得跟這個人渣廢話,直接拿起手機報警了。
到了警局,一查,才知道這人渣是個慣犯,經他的手貶賣出去的孩子竟然高達十個。
這挨千刀的畜生!
譚之諾頓時後悔,剛才下手輕了,應該把他給揍成半身不遂才對!
現在人已經交到**手裡,自然輪不到她操心了。
還有她們從人貶子手裡救下的那個男孩子,也一併留在警局,由**叔叔幫着找他的家人。
誰曾想,得知自己要被單獨留下來。
小男孩兒就像一隻害怕被拋棄的小獸一樣,怯怯地抓着譚之諾的衣角,緊張、害怕、不安地看着她。
譚之諾做不到狠心忽略孩子的眼神,只好去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