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團寵夫人翻上天了》[離婚後,團寵夫人翻上天了] - 第4章

第四章 同名同姓?

忽然,強光射來,他睜開眼,耳邊傳來窗帘被拉開的聲音。
墨先生,早安。」
他看了眼向他走來的護士,當即反應過來,那是他做的夢。
悵然若失,不過一瞬,他想,為什麼他的初初不來他的夢裡?

肯定是姜扶柔佔了初初的位置!
在騫叔的幫助下,墨湛麟早餐後剪了頭髮,剃了鬍子,穿上了西裝,除了坐着輪椅,身體矮了半截他又恢復從前清貴矜持的模樣。
去公司之前,他讓騫叔推着去了姜扶柔的病房門口,遠遠看了一眼,確認他是做了個夢,轉身離開。
穩定人心,重整部門,整合項目,應酬合作夥伴,墨湛麟做完這些,回到醫院的時候已經是晚上10點半。
消沉了三個月,猛然開展如此高強度的工作,他臉色少有地略顯疲倦,氣場卻硬朗起來,渾身透着不怕挑戰的強勢。
少爺,財務部的同事已經預估過,我們目前還是最好還是把基金會……」騫叔話沒說完,就被墨湛麟打斷。
不用,基金會是老爺子最得意的成果,留着吧。」
墨湛麟說著,向騫叔伸手。
好。」
騫叔把基金會轉讓同意書以及要看的文件交給墨湛麟。
車禍的事,你找人查清楚,越快越好,如果真兇逍遙法外,拖得越久他藏得越深。」
墨湛麟邊翻看文件邊說。
語氣輕鬆得像是在交代騫叔明天早上來接他一樣。
向來回應迅速的騫叔明顯一愣,他沒有想到先前偏執地篤定姜扶柔是兇手的人竟然主動提出調查真相?
他這是解開對姜小姐的心結了?
怎麼,我沒表達清楚嗎?」
沒有聽到騫叔的反應,墨湛麟抬頭問。
騫叔隨即回過神來,心中甚是欣慰,很清楚,我這就去找人幫忙。」
需要簽字的文件太多,他忙着忙着,靠在辦公椅里打起了盹,他又夢到姜扶柔像從前那樣說著過分樂觀的話,哄孩子一樣給他打氣。
他睜開眼,舊時的回憶讓他心泛暖意。
他轉着輪椅,習慣性地來到姜扶柔的病房,卻只看到病床空了。
他挑了挑眉,拉住恰好經過的查房醫生問:醫生,請問,這個房的病人去哪兒了?」
醫生一見是他,連忙恭敬地鞠了一躬,墨少爺……」,說著,他的神情凝重起來。
墨湛麟的心下意識懸起,直說。」
醫生又恭敬地鞠了一躬,面色凝重地說:姜小姐今天早上10點23分,宣告死亡。」
轟——墨湛麟的臉瞬間慘白,腦袋嗡嗡作響。
昨天晚上我們的確把她搶救過來了,但是早上9點,她突發併發症,我們,也儘力了……」她之前簽了遺體捐贈書,她已經被送到紅十字會了。」
是墨夫人親手送她過去的,估計現在所有手續都弄好了。」
她說您現在需要全心應付你們公司的事,分不了心,所以讓我們不要跟您說……」墨湛麟一邊轉着輪椅回病房,耳邊迴響着醫生的話,他頓悟,原來姜扶柔昨天晚上到他的夢裡,是來跟他告別的。
墨湛麟,我走啦。」
腦子裡浮現夢中姜扶柔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