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動天河》[裂動天河] - 第一章 道果雨花

道羅大陸,一處以實力為尊的強者世界。
強,登臨巔峰,掌握世間生殺大權。
弱,淪為砧板魚肉,生死不由己。
洛風鎮,帝龍王朝偏遠地區的一處小鎮。
「啪!」
一座破敗的小院內,一根皮鞭狠狠的落下抽在了一個年齡只在十歲左右的孩童身上,打的衣衫裂開,有血花飛出。
孩童渾身髒兮兮,衣衫很普通,已經被洗的發白。
小臉上更是滿是污垢,此刻卻老老實實的低着頭,儘管被打的厲害,卻也不發出一聲痛呼聲,甚至被一鞭打的一個趔趄,卻又連忙站直身軀。
「啪啪!」
揮鞭的是一個女子,年齡也不過二十歲上下,相貌頗為清秀,算不上絕美,卻也很是俏麗,此刻貝齒緊咬紅唇用力抽打。
足足打了近五十鞭的時候,女子這才停了下來。
「小志,你知錯了嗎?」
女子語氣略顯顫抖,神情卻很是兇狠,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
「姐姐,對不起,小志知錯了。」
孩童老實的低着頭,不敢抬頭看女子。
「你錯在哪裡了?」
女子又問。
「小志不該去和猴兒他們玩耍。」
孩童依舊不敢抬頭,低聲道。
「啪!」
皮鞭再度落下,打的孩童一個趔趄。
「還有呢!」
女子聲色俱厲。
「我沒有好好修鍊。」
孩童渾身一顫,連忙道。
背部露出的皮膚青一塊紫一塊,很多地方都已經開始滲出鮮血。
「知道我為什麼打你嗎?」
女子深吸一口氣,眼神深邃,藏有太多的秘密。
「……小志不知……」孩童含糊的回了一句。
「因為你和別的孩子不一樣,他們可以戲耍,他們可以一直玩,他們可以不學無術,可以一直平庸,渾渾噩噩的度過一生。
可是你,你不行!」
女子說到最後,聲音不斷提高,厲聲道:「你與別的孩子不一樣,你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你這一輩子不會有朋友,你也不會有愛情。
你活下來唯一的價值就是復仇,就是復仇。
你懂嗎?
!」
「……小志……知道了。」
孩童呆了一呆,心底卻有太多疑問。
復仇?
復什麼仇?
我也就是個小孩,為什麼我就不能去玩?
為什麼我就與他們不一樣?
玩耍的時候,我也和猴兒、狗兒他們一樣的開心啊。
孩童很想問出這些話,可他知道,一旦他問出來,他的姐姐肯定又會繼續打他。
「現在,還不去修鍊!」
女子厲聲喝道,手中皮鞭抖動了一下,嚇的孩童一個激靈,連身上的傷勢都不處理,就連忙跑到一旁,認認真真的盤坐在一塊石磨上。
隨着孩童的坐下,他背後的空間竟然出現了一陣波紋狀,其中有模糊的奇異紋理出現,看起來非常的怪異。
見狀,女子神情這才緩和了一些。
說起來,小志與他的姐姐並非是洛風鎮的人。
他們是六年前流落到在這裡的,女子並不是他的親姐姐,自小志記事以來,兩人便生活在一起,並姐弟相稱。
女子叫柳怡,小志全名叫高志。
小志曾經問過他的父母,而女子也只告訴他父母在很遠的地方,等他長大後就可以見到了。
或許是問多了,高志便不再詢問了,這個事情也就慢慢的忘記。
如今天的這種情況,柳怡偶然會說出『復仇』這種話,可卻也並沒有解釋過。
由於忌憚柳怡的皮鞭,小志也不敢多問。
入夜,小志呼呼大睡,睡的很沉。
房間內燈光悄然亮起,柳怡不帶起一絲聲響的出現在了小志的床側,輕輕解開小志的衣服,拿出一個瓷瓶倒出一些散發出清香的藥膏輕輕的塗抹在小志的身上。
身體傳來的一陣陣舒適的涼意頓時讓高志**出聲,翻了個身又繼續大睡。
「對不起,小志,不是姐姐心狠。
不管你以後能不能夠復仇,我都希望你有自保之力,好好的活下去。」
柳怡輕抿紅唇,眸光閃爍,有晶瑩的淚水滑下。
「咳!」
柳怡忽地嬌軀劇烈的顫抖起來,惟恐驚醒睡眠中的高志,連忙用玉手緊緊的捂住小口。
一個閃身離開了卧室,動作輕盈飛快,比那靈巧的鳥兒都不逞多讓。
卧室外,稍顯昏暗的燈光下,柳怡潔白如玉的手心中,一攤黑血怵目驚心。
「時間不多了嗎?」
柳怡喃喃自語,神色越發的黯然。
側頭看了一眼高志熟睡的卧室,眼神很是柔和,更多的卻是擔憂。
「再去求他一次吧,如果他肯出手,就算小志報不了仇,也起碼可以安穩的度過此生。」
柳怡輕語,眸光隨即變的冷厲。
「嗖!」
柳怡整個人化為一縷輕煙出現在了庭院內,很快便消失在了夜幕中。
這是一處普普通通的宅院,可柳怡卻知道,這裡邊到底住了一個什麼樣的人。
院外,柳怡停頓了一下,當下直接走了進去。
「你,又來了。」
一道不耐煩的聲音不等柳怡進入便響了起來。
「前輩,我再次懇求你看在老爺、夫人昔日的情分上,能夠教導他們唯一的子嗣。」
柳怡站在門外,恭恭敬敬的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