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少心頭寶,夫人哪裡跑》[君少心頭寶,夫人哪裡跑] - 第5章

第五章 太子此刻日頭正漸漸升起,本就是初夏時節,街頭巷尾女子都換上薄紗,唯獨宋經霜裹得嚴嚴實實。
只要一想到前世救她的人是自己的死對頭,宋經霜心中就百感交雜。
可前世種種歷歷在目,今生即便是欠了奚無倦一條命,她也絕不會以身相許,再做出那種將家族置於險境的事情來!
今天她就是想跟奚無倦劃清界限,從此橋路各不相干!
不知不覺間,宋經霜便已經走到了太子府外。
卻不知太子府內,暗衛已經將消息傳了進去。
帷幔低垂的床榻上,那人撐着腦袋,慵懶的靠在床頭。
床頭擺着一局棋,他單手執子,左手與右手博弈,落子果決,透着森嚴的殺氣。
殿下,宋小姐來了,在門外。」
聞言,奚無倦落在的動作微微一頓,隨即眼底掠過一絲厭惡,鄙夷道:哼!
看來昨日果真是那個女人的計謀!」
她以為給自己下藥,本宮就會着了她的道兒?」
門外,凜宿汗顏,一想到昨天夜裡自家主子差點被一個女人奪去清白,他就恨不能立刻以死謝罪。
那,屬下去將人攆走?」
攆?」
奚無倦撐着腦袋,似笑非笑的扯起嘴角,語氣涼薄至極:放她進來。」
本宮倒是要瞧瞧,這種為了得到本宮不擇手段的女人想做什麼。」
是。」
凜宿立馬轉身出去。
不多時,宋經霜便被請進來了。
一進屋,就看見卧在床榻上的奚無倦。
奚無倦蒼白的面容透着一絲病態,濃密的睫毛在眼下投出一片陰影,整張臉完美的挑不出半點瑕疵,就彷彿是老天爺最精美的傑作不小心遺落人間。
宋經霜看到這張臉時,心中還是微微有些觸動。
可是一想到前世……從宋經霜進屋的第一刻,奚無倦的臉色便若言可見的陰沉下來。
呵!
果然,又是一個對他圖謀不軌的女人!
昨天的事殿下還是忘了吧!」
本宮勸你別痴心妄想……你說什麼?」
奚無倦話還沒說完,就聽見宋經霜說了一句令他懷疑人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