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少心頭寶,夫人哪裡跑》[君少心頭寶,夫人哪裡跑] - 第3章

第三章 睜開眼看清楚她手上力道減輕,滿臉譏諷的盯着容楚玉,似笑非笑道:你方才說,我怎能做出這種事?
這種事是哪種事?
嗯?」
容楚玉好不容易喘了口氣,又再度被宋經霜凌厲的眼神鎮住。
這小賤人,怎麼突然變了個人似的?
壓下心中的疑惑,容楚玉咬着唇,一臉無辜的望着宋經霜的脖子,霜兒,你尚未出閣就出了這種事兒,姐姐心中也替你難過,只是你既受了委屈,這筆賬我定要替你討回來。
你只管告訴我們,那個男人是誰,我們一定會替你做主的!」
男人?」
宋經霜鬆開手,嫌棄的用帕子擦了擦手指,然後將帕子丟在地上,漫不經心道:容楚玉,你是親眼所見有男人在本小姐的房裡?」
還是親眼所見本小姐做出那種不堪的事了?」
我……」容楚玉一噎,她昨日親手給宋經霜下的葯,沒道理屋子裡沒有男人啊!
更何況,宋經霜脖子上的痕迹,分明就是歡愛過後的痕迹!
想到這兒,容楚玉定了定心,欲言又止的看向床榻。
霜兒妹妹,這……眼下這情況,即便我想護着你,怕是也不行了。」
眾人視線不禁順着容楚玉的視線掃去,床榻上,斑駁鮮血落在床單上,地上衣衫狼藉,帷幔凌亂的堆在一起,此情此景,不難猜昨天夜裡是何等的激烈!
蘇氏眼眸陡然一寒,朝着身後的嬤嬤使了個眼色,後者立馬就要上前善後。
然而,不等她們動手,宋經霜忽然噗嗤一聲笑了起來。
她這一笑,容楚玉頓時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她瑟瑟的瞥了宋經霜一眼,心底竟是有些發憷。
宋經霜笑夠了,這才將實現緩緩落在容楚玉身上。
聽你話里的意思,是斷定我已經**了?」
霜兒……這種事,還是不要再說了……」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