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浪醫》[絕世浪醫] - 第5章

第5章蘇定北心裏一慌,慌忙就跑了過去,果然就看到了豆豆坐在樓梯口,這會兒正正把頭埋在膝蓋上,哭的正傷心。
在周圍嘻嘻哈哈的一群小孩兒,在看到了蘇定北過來之後,馬上就是一鬨而散。
豆豆抬頭,一看到是蘇定北,在遲疑了片刻之後,還是跑了過來。
看着小傢伙那委屈的模樣,蘇定北心裏也是難受了。
爸爸,他們都不和豆豆玩,說豆豆的爸爸是酒鬼,是賭鬼,豆豆就是小賭婆,豆豆不要做小賭婆!」
豆豆乖,豆豆不哭,你看爸爸給你買什麼了?
水果糖,我們回家吃糖吃蘋果嘍!」
蘇定北忍着心酸,抱起了豆豆。
剛開始的時候,豆豆還有些抗拒,畢竟她今年五歲了,蘇定北從來都沒有抱過她。
不過,在看到了袋子里的水果糖之後,她還是放棄了抵抗。
孩子的臉,六月的天,說變就變,前一刻還淚流滿面,下一秒就又笑的陽光燦爛了。
豆豆,媽媽呢?」
蘇定北上樓,沒看到姜雪,不由好奇問道。
劉奶奶剛剛過來找媽媽,然後媽媽就出去了。」
豆豆脆生生說道。
蘇定北聞言,心頭一沉。
豆豆口中的劉奶奶,就是他們的房東劉嬸,老太太老伴一起生活在古山鎮,據說孩子們都在戰爭中犧牲了。
話說回來,蘇定北一家,已經快半年沒交房租了,劉嬸子這次來,肯定就是為了房租來的。
說起這時候的房租,也是看房子大小,像蘇定北一家租的,也就三十來平,一個月的房租是三塊零八分,要不是蘇定北把姜雪的工資都拿去喝酒爛賭了,不至於還不上房租。
好在自己今天也算是賺了些錢,應該能先還上一部分了。
豆豆,你先玩着,爸爸燒晚飯給你和媽媽吃。」
因為房子小,所以並沒有獨立的衛生間和廚房,以前做飯,只能是在門口搭的簡易灶台。
蘇定北放下了豆豆之後,就開始熟練的清理野兔,洗菜。
這反常的現象,很快就吸引了過往鄰居的注意。
剛開始只是同一層的那幾戶,接下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