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美人纏上我》[絕色美人纏上我] - 第1章

「我不是小偷,糖是我留給我弟弟的,你們不要搶我糖……」 海城精神病院。
穿着病服捲縮在角落,惶恐無助的王雪,為了守護她留給弟弟王朝陽的糖果,任憑一群精神病人對她拳打腳踢!
遠遠看到這一幕的王朝陽,猛地緊握了雙拳頭!
八年前,她姐姐被一個富二代強姦,他憤怒之下把那富二代給打了! 那富二代,卻告他謀殺!
還請國內最好的律師,動用權勢關係,判他坐十二年牢!
但他表現好,八年後出來了!
這八年,他在牢里受難,姐姐從一個貌美聰慧的大姑娘,成了神經病人!
「不要過來,不要打我,不要搶我的糖……走開,你們走開……」王雪絕望無助的吶喊着。
這些精神病人,搶不到王雪藏進了褲子里的糖,就打的更兇狠。
旁邊的護士,就站在那看戲!
等王雪被打的一直咳嗽時,她才走上來驅散走這群精神病人。
「王雪,該打針吃藥了!」
聽到打針吃藥,王雪眼睛頓時就亮了:「我乖乖打針吃藥,你多給我三顆糖可以嘛?
剛才他們搶走了我三顆糖,那是我留給弟弟的。」
「你個瘋婆子,欠院里的錢你媽還沒給你交,還想多要糖?」
護士冷笑道。
說完,舉着針就扎了下去。
卻沒扎對位置,護士惱怒的罵道:「瘋女人,連血管都比別人的細,害得我扎不準!」
然後拔出針,重新紮進去。
一次,兩次,三次…… 最後一針,針頭斷在了血管里,撕裂了血管,頓時之間鮮血直流。
護士憤怒的對着王雪一腳踹下去: 「你媽死了啊,你哭你媽啊,你怎麼不去死?廢物,就知道禍害人,你就應該去賣,去讓那些男人玩,這樣還能廢物利用掙點錢把欠院里的錢給交了!」
她的話剛說完,脖子就像是被鉗子鉗住了一般窒息了,一雙充滿了殺機和憤怒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
「畜生,我姐姐都這樣了,你還這樣欺辱她,你還是人嗎?」
護士憋的滿臉通紅,「咳……咳咳。
誰……誰讓你們拖欠治療費,我們是醫院,又不是慈善機構,白養你姐啊……」 「你說什麼?」
王朝陽眸中怒火更濃,因為欠一點錢沒交,你這個護士,就能這樣虐待姐姐?
這麼多年,哪一年少交了你們的錢了?
「咳咳……」 護士窒息,死亡的恐懼,讓她不得不喊道:「不……不是我要這麼做的,是主任吩咐我們這麼做的……」 「哪個主任?」
王朝陽怒吼。
「苟,苟東來……苟主任……」 王朝陽一把甩開護士,大踏步直接上了三樓。
辦公室里的苟主任此時正欣賞着他自己錄製的視頻,視頻里是精神病院最漂亮的女病人被他征服的畫面,看的他熱血上涌。
突然間,一個人毫無徵兆的衝進了他辦公室。
「你是誰?
這裡是你想進就進的嗎,滾出去!」
苟主任大怒,連忙關上手機。
「就是你,讓人虐待我姐王雪是嗎?
誰他媽給你的膽子!」
王朝陽猛地衝過來,抓着苟主任的脖子,把他死死的按在辦公桌上。
苟主任又驚又怒,頓時明白了來人是王雪坐牢的弟弟,厲聲吼道:「你這個坐過牢的也不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敢站在這裡鬧事,你……」 話還沒說完,王朝陽砰的一拳,直接打的他嘴巴上,鮮血直流。
苟主任被王朝陽嚇住了,他朝外面望去,想找人求救,卻發現門外兩個護士遠遠的不敢過來。
苟主任大驚失色,支支吾吾的說:「是,是熊少讓我這麼做的,有……有種你去找他……」 「熊少?
哪個熊少?」
聽到這個熊字,王朝陽語氣猛地變冷!
「熊,熊天放……」 轟!
王朝陽徹底炸了,八年前強姦他姐姐,讓他去坐牢的,害他姐姐變成精神病人的,就是這個熊天放!
他已經把自己一家人都害到這個地步了,可他竟然還趕盡殺絕,讓人在精神病院裏面這樣折磨姐姐!
畜生!
熊天放,你他媽就是一個畜生!
我不殺你,我誓不為人!
「砰!」
王朝陽對着苟主任又來了一拳,打的他再次吐血,隨後轉身離去。
苟主任目光怨恨的看着王朝陽走遠,咬牙切齒道:「你這個坐過牢的竟敢打我。
熊少八年前他能把你送進監獄,八年後一樣能玩死你!」
王朝陽回到病房,姐姐還在地上撿糖果,一邊撿一邊念叨着:「留着弟弟吃……」 王朝陽鼻子一酸,上去將人緊緊的抱在懷裡。
「姐姐,走,我們回家!」
「回家?」
王雪認不出來他,但她知道回家的意義,立馬開心的道:「好呀好呀,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咯,我不用在這裡咯。」
王朝陽剛拉着王雪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