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醫聖(書號:4449)》[絕代醫聖(書號:4449)] - 第5章 少女的玉佩

話一出,所有的人都側目尋找說話的源頭,隨後就看到一個年齡不大的年輕人,正一臉平靜無波的看着地上的老人。

柳鳴峰微微皺眉,看向陳觀,指責道:「小子,這可是人命關天的大事,請你不要信口雌黃,這後果不是你能承擔起來的,趕緊走開!」

「看這年輕人年齡不大,應該還是個學生吧?這年頭,社會風氣每況愈下,越來越不把生命當回事了。」

「就是就是,在這個時候還開玩笑,我看道德心是被狗吃了吧?」

「……」

旁邊的好心人議論紛紛,異口同聲的指責着陳觀,而陳觀也沒有理會他們,只是十分淡然而平靜的看向唐嫣,說道:「這病我能治!」

「那邊有車,咱們趕緊攔一下,把老人抬車上送到醫院,病要緊,趕緊的趕緊的。」

這時候,那邊忽然有人喊道。

瞬間中,少女步入進退兩難的抉擇中。

她不敢冒風險,一方面有人說能救命,一方面車來了,前者年齡不大,怎麼看都感覺有些不靠譜,後者因為早晨上班緣故,去醫院的路上很可能會發生堵車現,若是在路上耽擱了,那麼爺爺將可能有生命危險。

「若是再浪費一分一秒,這位老先生將可能將面臨著生命危險,你難道不相信我這個安海市第一人民醫院的醫生?」柳鳴峰看出了少女此時的片刻間猶豫,趕緊道:「大家快快幫忙,把這位老先生抬到車上吧。」

在這個時候,唐嫣也不知道該去相信誰,現在時間寶貴,若是浪費一分一秒,那麼爺爺的病會不堪設想。

她望着少年的那一雙眸子,深邃而悠長,剎那間就感覺對方是個有故事的男生,都說眼睛是通往心靈的門戶,唐嫣感覺對方沒有說謊,自己的爺爺可能是真的中毒了。

唐嫣咬了咬那粉紅色的嘴唇,一隻手暗暗的攥緊了拳頭,問道:「你真的能治?」

陳觀聳聳肩膀,道:「若你不信,可以掀開老人家的袖子,看看胳膊上是不是有一條紅線。」

唐嫣眼眸驀地一緊,趕緊掀開爺爺的衣袖,頓時驚呼道:「真的有一條紅線,難道爺爺真的是中毒?這怎麼可能?」

聽到少女突然的喊叫聲,所有人都微微一愣,轉頭看向老人家的胳膊。

果不其然,那胳膊上竟然真的有一條紅色的血線不斷的向上延伸着,在那黃色的皮膚中,顯得詭異,難道真如這個年輕人所說,這個老人是中毒了?

他們看看陳觀,再轉頭看向那個自稱為安海市第一人民醫院醫生的柳鳴峰,一時之間,不知誰真誰假!

此刻的柳鳴峰也微微張開嘴巴,有些顯楞,他也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情況,轉瞬間,那張臉忽然變得鐵青起來。畢竟自己是安海市第一人民醫院的醫生,在大庭廣眾之下誤診,那可是一件及其尷尬的事情,若是傳到醫院裏,自己可就麻煩了,可能會引來一些沒必要的輿論壓力。

柳鳴峰變得有些不耐煩,冷聲頓喝:「哼!胡說八道,小妹妹,到底還要不要去醫院?若是再耽擱下去,老人家出了什麼差錯,你自己承擔責任,不管我什麼事。」

「如果你能救我爺爺,日後唐嫣定有重謝!」

唐嫣沒有理會柳鳴峰,此刻的她已經十分信任陳觀,急忙道。

陳觀搖搖頭,指了指少女的脖子,說道:「不用什麼日後重謝,給我你脖子上的那塊玉佩就足夠了。」

「玉佩?是這個嗎?給你!」

唐嫣顧不上多少了,直接從自己的脖子上扯下那玉佩,交給了陳觀。

陳觀接手,那玉佩上還遺留着唐嫣身上的溫度以及那淡淡的香味。其他人則觀其景,則目露幽光,心中紛紛大罵這年輕人是個大色狼,真不要臉,要知道這玉佩可是少女的貼身之物,估計上面還保留着絕色小美女身上的溫度和香澤,若是晚上拿來想一想,聞一聞,晚上估計就不用看動作小電影來催興。

對於唐嫣來說,這塊玉佩並不值錢,也不過十萬塊的小玩意而已,可有可無。但依舊佩戴了十多年了,忽然送了人感覺有些空蕩蕩的,但能拿這玉佩換來爺爺的生命,依舊發揮了它最大的價值。

在少女的心裏,所謂的重謝,是真正的重謝,而不是隨隨便便,拿一塊玉佩就打發了。

大概這個同學是個真正不求回報的好人,為了所以才有這番託辭。

所以再看向陳觀時,唐嫣的眼中的神色大變,對於這個男人也生出了許多好感,而且也十分敬佩對方。畢竟這傢伙看上去太過平靜,似乎是經歷過什麼大風大浪般,世間再也沒什麼挫折可以阻擋住他。

實際上,唐嫣所不了解的是,在陳觀的心中,他是想和她來個陰陽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