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衛之明月無涯》[錦衣衛之明月無涯] - 第2章 城外雞鳴寺

出了大殿,朱一航扶着廊柱咳嗽不止。剛剛在陛下面前憋的太辛苦了,要不是自己現在這底子5歲就讓親爹操練起來,放到穿越前當社畜那會就是一個死不瞑目。

「為了當上錦衣衛吃我這一拳也不算虧,你知道外面多少人想吃我塞哈智一拳可比登天還難。」塞哈智撓了撓頭,顯然不知道該怎麼好言好語表達歉意。

「算了,先帶我去錦衣衛府衙吧,我看看這是不是件好差事。」朱一航有氣無力,但心裏卻在偷笑,當個錦衣衛只要挨上這麼一拳,划算。轉頭便向皇城外走去,塞哈智緊跟在後。

「好差事?我們錦衣衛要做的可是最不講情面的差事。」塞哈智收起笑容,臉色一凜,「雖然現在北鎮撫司還只是守衛皇上安全,可聽鎮撫使大人說不多久我們的任務就會是出宮找一些人的麻煩。」

朱一航耳朵聽着,大腦也在飛速運轉,看來永樂初年錦衣衛還遠沒到後世那麼跋扈的狀態。

「不過說起來我們錦衣衛的隊伍完全不亞於守備應天的京衛指揮使司,咱們錦衣衛可都是老兵和將軍嫡子才有機會進的。你爹朱能剛封的右柱國,連你還得在皇上面前露個臉才行,你瞧瞧這范兒。」

塞哈智說起錦衣衛,一臉的驕傲。

出了皇城,沿着玄武大街走了不到半個時辰,塞哈智熟門熟路地拐進了一個略顯偏僻且荒涼的院落,裏面兩座民房。

一點人味兒都沒有,朱一航狠狠地抽了抽鼻子。

「紀大人,咱們北鎮撫司來新人了。」塞哈智興沖沖的嚎了一嗓子。

房門伴隨着「吱呀」一聲,一個身着錦繡飛魚服的中年男子走了出來。

略顯富態,但是眼神特別靈動,不像是那種酒囊飯袋。這是朱一航對這個紀大人的第一印象。

「紀綱紀大人,錦衣衛北鎮撫司指揮使。」塞哈智介紹道。

「見過紀大人。」朱一航彎腰作揖,不卑不亢。

「靖難四年里,我效力在朱能朱將軍帳下,親眼見識過將軍用兵之神勇。相信朱公子也必然是人中龍鳳,既然效力在我北鎮撫司下,可也不能太過於散漫。」

「還有,當了錦衣衛可就沒有自己的日子了。一切一切都是為了護佑大明,所以任何時間都有可能需要差遣你。」

說完,紀綱徑直走回了屋內。

說話真是滴水不漏不愧是指揮使,既挑明了自己身份又來了個下馬威,又誇又打。

「紀大人可能說話不好聽,但他確實有本事,聽說靖難的時候在濟南救過皇上的命。」

說話間塞哈智就把一航領進了西邊的小屋裡。房間里陳設簡陋只有兩個紅木衣櫃,塞哈智從裏面取出一件淡黑色錦袍和一把制式精良的腰刀。

「錦衣衛北鎮撫司力士朱一航!」

「標下在。」朱一航接過錦衣衛制服以及佩刀,笑着回答。

兩人打趣間,屋外突然響起一陣急促的駝鈴聲,而且聲音越來越大,幾近刺耳。

塞哈智臉色一變,連忙衝出屋子,朱一航緊隨其後。

屋外原本清冷的院落站着幾十名佩刀武士,都穿着淡黑色錦袍,塞哈智一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