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衛之明月無涯》[錦衣衛之明月無涯] - 第1章 試我一拳?

永樂元年,立冬。

勁風裹挾着漫天雪花,俯衝般從天而降,飛雪如刀,利風如劍。天地間一片紛紛揚揚,了無生寂。

滁州府城郊的一條官道上,三輛高頭馬車按轡徐徐而行。天寒地凍,馬脖子上卻微微冒着熱氣,一看就是剛剛經歷過長途奔襲。

「照這麼跑下去,大概明天晌午就能進了應天。見了皇上,好好表現表現,你爹寫信跟我說這錦衣衛可算是最好最安全的出路了。」

前車裡,聽得一位婦人緩緩說道。

一旁坐着的公子哥臉上面無表情,機械般的點了點頭。看似波瀾不驚的外表下其實內心已經震撼的無以言表。穿越前就迷着想當錦衣衛,這下直接好夢穿越游咯。

本來9點鐘剛剛下班,還是周六被叫回公司加班,行忍了,能屈能伸大丈夫什麼坎過不去。好不容易回到家,點了個外賣,吃着火鍋唱着歌呢,電視里還放着張震演的《綉春刀之修羅戰場》。嗯還是當錦衣衛好,快意朝堂。突然一道雷劈過再睜眼就在一個堪稱拙政園翻版的家裡醒過來。

一頓不顯山露水的打聽,我爹是靖難功臣朱能?我還是他嫡親的大兒子朱一航?

穿越的好啊,這還回去上什麼班,吃茶遛鳥玩蛐蛐,鬥雞聽曲喝花酒,紈絝子弟的日程也排得滿滿的。

還沒過晌午呢,幾名北平府的衛士就上門奉遠在應天剛剛升任右柱國的朱能之命,護送家眷前往應天團圓。

「娘,你說我當了錦衣衛,受了皇上的重用,咱爹在朝堂就真的沒人敢戳他脊梁骨了吧,兩代人忠於朝堂呢?」

一路上,這個理論上的「娘」把進京的首要目的告訴了兒子,全力當上錦衣衛!丈夫朱能現在已經是左軍都督府左都督,右柱國,朝野矚目。

如果兒子當個紈絝子弟,偶爾裝一裝瘋子,大街上一個月裸奔個兩三次把朝堂的目光部分放在一航身上,丈夫朱能老老實實的,也算無礙。

可朱夫人知道,當今皇上-靖難之役的勝利者朱棣在北平的時候就是裝瘋的高手,到時候天下一太平,不由得朱一航紈不紈絝,瘋不瘋癲了。

畢竟太祖朱元璋一朝,殺得太慘烈了。

既然不敢冒這個險,那就乾脆讓一航也進宮,這孩子一開始跟他說的時候還以為要讓他去當太監,臉都憋紫了躺在車上直挺挺的。沒出息!

「當錦衣衛好啊,在皇上身邊噹噹差,不過永樂帝重新設立錦衣衛親軍都尉府,想來也不只是站站崗那麼簡單。」朱夫人拉起帘子,望向車外,「你現在可是我們朱家的另一條明哲保身之道。」

兩句話好像毫無關係。

「有點武功還好說,保不齊在皇上面前能露兩手,然後升官發財哈哈。」朱一航沒有順着母親的話往下說。

「那不是遲早的事情,你爹從5歲起就教你練武,你現在的武藝就算進了錦衣衛估計也能排上號。」朱夫人笑吟吟的望着他。

朱一航低下頭,嘴裏嗚嗚咽咽「穿越害死人啊,我這穿越前十年社畜肌肉退化的也就能對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