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人無處寄相思》[教人無處寄相思] - 教人無處寄相思第54章

教人無處寄相思單箐棠沈涼墨她曾是名動京城的權貴才女,巾幗不讓鬚眉的金貴公主,如今因為沈涼墨的心尖寵死了,成為了勾結強盜的階下囚!
三年後的單箐棠嗓子被烈性毒藥腐蝕,手腳筋骨被挑斷。
若不是因為那個未完成的事。
她早就沒了苟活於世的想法。
然而沈涼墨卻還是不肯放過她!
…一的解釋,就落在了安漣漪的身上。
安漣漪是真的心狠,連自己的侄子也不放過。
安漣漪還沉浸在禮物的歡喜之中,沒注意到單箐棠眼中的不同。
又是寒暄了兩句。
一眾人朝着中庭去了。
沈涼墨就在其中。
路上,沈葉晨一言不發。
全是安漣漪在交代沈涼墨的情況。
「王爺是三年前病下的,御醫說是心病,到底是我姐姐走的早,讓王爺茶不思飯不想……久病成疾,平日的葯也沒了作用。」
安漣漪說著,眼淚也跟着掉了下來。
氣氛尷尬,又凝重。
等推開門,安漣漪的戲則是更誇張了。
她直接跪在了沈涼墨的床前:「王爺,世子孝順,給您找了新大夫來了。」
沈涼墨微微睜開眼。
對一屋子人的吵鬧,心有憤懣。
「出去。」
他沒好氣。
安漣漪面色一僵:「王爺,就試試吧,世子花了不少功夫才請來的。」
但安漣漪並不知道,沈涼墨的心早在三年前就死了。
沈涼墨將手邊的茶盞扔了出去。
在地上砸了一個稀巴爛。
「本王說了,滾出去。」
安漣漪受到了驚嚇……當然了,是故意表現出來的。
她守在沈涼墨身邊這些年,怎麼可能摸不准他的點滴脾性。
她故意這樣,就是讓沈涼墨趕走單箐棠。
向來不在自己父親面多說話的沈葉晨卻是難得出現在了沈涼墨的面前:「父親,兒子求求你,讓單老闆看一看診吧。」
沈涼墨是不願的。
但聽到了兒子說的一個「單」,心頭不禁泛起了漣漪。
單,這個姓氏,不多見。
也因為這個字,沈涼墨看向了那個戴着面紗的女人。
單箐棠神色微微一動。
三年沒見了。
沈涼墨,你怎麼變成了如此模樣。
單箐棠掐着手心,強裝着鎮定。
隨即道:「鄙人看診有個習慣,喜歡清靜,如此把脈才能把到身體深處,還勞煩……」冬雪帶頭出去了。
沈葉晨和安漣漪未動。
「世子和夫人也……」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