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她天天想失寵》[嬌妻她天天想失寵] - 第1章 我們認識嗎(2)

人、黑社會和明星,她實在想不出來什麼別的身份了。

  「嗬,沒有你會演。」男人略帶嘲弄地扯了扯唇角,語氣有了明顯的不耐:「舒燃燃,希望你能明確一個事實。即使你以死相逼,或者裝瘋賣傻,墨言也不會娶你。」

  汗死,這又是什麼鬼?

  舒燃燃愕然愣怔了兩秒鐘,一臉無語地問:「什麼以死相逼?你說誰娶我?」

  男人懶得再跟她多啰嗦,直接強勢有力地宣告:「現在,你只有一個選擇。接受凌家給你的錢,馬上去向媒體公開澄清,是你設了個局主動勾引墨言,而他對你毫無興趣。其實,你們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舒燃燃聽得一頭霧水滿心是火,真想問候他祖宗十八輩。

  可是,為了弄清楚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她還是忍着氣,故意懶洋洋地說:「先生,你說的墨言是哪位?不會是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的莫言老師吧?那我當然知道,人家不會娶我的,我也不敢做這樣不切實際的春秋大夢啊。」

  男人的耐性顯然有限,墨染筆刻般的眉峰,不悅地擰緊:「你確定要和我作對?」

  「沒人想跟你作對,拜託,我壓根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舒燃燃雙手合十對他作了個揖,義正辭嚴地聲明:「不過,你說的什麼公開澄清勾引誰,我肯定不同意,給錢也不同意。我又沒瘋,莫須有的罪名,我幹嘛要認?」

  「好。你如果非要賴上我們凌家的人,那就一切聽我安排,我可以背這個鍋。」對於她的答案,男人似乎並不意外,面無表情地發話:「舒燃燃,我娶你。從此,你安分守己做一個有名無實的凌太太,不許再糾纏墨言。」

  靠!這人當真是有病吧!

  長得那麼賞心悅目禍國殃民,怎麼說話像是從精神病院里跑出來的?

  忍無可忍的舒燃燃,小宇宙終於爆發了,連珠帶炮地懟了過去:「沒誰想要賴上你們家的人!你說的這兩樣事,我一件都不同意!你搞清楚,我下個月才滿十八歲,還沒有成年!娶什麼娶?你們想娶我還不願意嫁呢!」

  「我的話,你最好認真考慮一下。裝得過了,只能自討苦吃。」男人隔着大墨鏡冷冷地睨了她一眼,轉身大步流星地走了,沒有給她任何追根問底的機會。

  「喂!你別走啊!」舒燃燃又急又氣,跳下床就追了過去,拉開了房門大喊:「這到底是哪裡?跟你講,我真的沒成年,才剛剛高考完!」

  房門外,空空如也。

  裝修雅緻的大別墅,空蕩而安靜。

  也不知道,那個男人走到哪裡去了?

  「神經病!」舒燃燃氣憤地罵了一句,回到房間掃視了一遍,準備收拾一下趕緊走人。

  可是,她看來看去,也沒有找到自己的手機。

  這時,敞開的房門被人輕輕敲了兩下,一個客氣的聲音隨之響起:「舒小姐,你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