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嫁到總裁您認錯老婆了》[嬌妻嫁到總裁您認錯老婆了] - 第2章

天邊泛起魚肚白,總統套房裡一室雜亂。
「可惡的蘇長歌!
竟然敢傷人跑路,壞我的好事!」
孫紙鳶氣急敗壞,將面前的東西全部砸爛。
昨晚孫紙鳶賠笑又陪酒一整夜,才把李老闆這爛攤子收拾好,氣得鼻子里的假體都歪了!
她想掰正回來,一個用力卻把指甲劈了,疼得呼呼冒血。
心中也對蘇長歌生了嗜血一般的恨意。
「把蘇長歌租的房子收回來,學校那邊也別放過她,還有——」 好閨蜜的電話響了,孫紙鳶擠着濃重鼻音,沒好氣接了起來。
「紙鳶,你太牛了,你前天晚上竟然睡到了蕭墨淵!」
「你是不是有一個香奶奶的胸針,黃色的【圖片】?
還有你前天是不是在希爾頓大酒店開了個總統套房?」
「快準備好胸針的購買記錄吧,蕭墨淵指名道姓要娶這個胸針的主人,前天在希爾頓大酒店和他在一起的女人孫紙鳶!」
「快通知你全家,馬上就能跟**首富蕭家當姻親了!」
誰?
蕭墨淵要娶……娶她?

可她前天明明不在酒店……在酒店的人是蘇長歌,她安排她和李老闆陪睡!
等等,難道前天和蘇長歌廝混的男人是蕭墨淵?

孫紙鳶像觸電似的彈了起來,翻箱倒櫃,果不其然找出了和圖片上一模一樣的胸針。
只不過她這裡的是個正品,而蘇長歌那裡的卻是贗品。
自從讓蘇長歌做她的替身以來,她便要求蘇長歌買和自己一模一樣的高仿首飾,出席活動做備用。
也就是說——蕭墨淵前天晚上誤進了她開的房間,睡了蘇長歌,還不小心拿走了那枚贗品胸針!
「蘇長歌還真是好運!
竟然睡到了這麼極品的男人!」
「不過……既然蕭墨淵將蘇長歌認成了我,那麼,就讓蕭墨淵永遠錯下去好了!」
「等我把假貨換成真的,我就永遠是蕭太太了!」
因為太過激動,孫紙鳶的鼻子假體幾乎要捅穿皮膚,痛得撕心裂肺!
她慘叫的同時,腦中忽然有了個想法:不如趁這個機會,再整一次,擺脫蘇長歌這張臉,讓他們永遠不能相認!
…… 市中心醫院,住院部。
蘇長歌來遲了一步。
她的手機早欠費了,深夜又叫不到車。
等她走了一夜趕到醫院時,醫生通知她外婆凌晨時已經去世。
而外婆在世時簽過器官捐贈,此刻被她的器官救活的另一位老人正躺在高級病房裡,生命平穩。
「孩子,謝謝你,還有你的家人。」
戴着氧氣面罩的老人剛剛蘇醒,每吐出一個字都用盡全身力氣,卻還是要向蘇長歌道謝。
蘇長歌的流淚一下子涌了出來。
有一瞬間她以為那就是自己的外婆,然而外婆已經不在了,這是個陌生人。
鬼使神差的,蘇長歌還是慢慢拉起了她的手:「我……我是不是來晚了。」
老人再沒力氣說話,她拚命抬起手,助理立刻遞上手機,她在屏幕上慢慢寫着。
「你外婆說,你是個好孩子,她不怪你,我能感受得到。」
蘇長歌跪在病床前泣不成聲,額頭輕抵在老人的手背上,彷彿全世界最後一絲溫暖。
「外婆!
對不起,是長歌來晚了!」
這時,老人又緩慢地寫道:「你外婆一定想讓我照顧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