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畫明如月》[江山如畫明如月] - 第2章 回家

趙逸明在榮安韞的醫館躺了三日,終於可以自己下床走動了。這一日,魯城因為今日有職守任務,沒有來看趙逸明。

趙逸明自己披上衣裳,打開門往小院走去。剛一出門,就聽見一聲雷鳴。下起雨了,整個鎮海衛因為地理位置,夏天也多雨。他抬頭從屋外廊檐下望了望天空,才發現,現在的天空就算下雨,也顯得那麼純凈,不像後世,鋼筋水泥叢林里,那灰濛濛的天空。頓時覺得,穿越也不錯,這帶着水汽的空氣聞起來也好受的多。

突然鼻子里又聞到一股中藥味傳來,他扭頭一看,一個8,9歲的小姑娘,正拿着把小扇子往着一個爐子里扇,爐子上的藥罐里冒着熱氣。小姑娘專心致志的在熬藥。趙逸明也沒說話,就這樣看着。小姑娘扇了一會,抬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看見了趙逸明,馬上笑起來「趙哥哥,你能自己走啦,太好啦,你好了又能帶笑兒去海邊釣魚了。爹爹,趙哥哥能走路了。」榮露笑往外面堂館喊了一聲。

榮安韞走進了後院。「趙總旗,恢復的很好啊,一會笑兒熬好了葯,你服下就不用再服湯藥了。這裡有幾枚藥丸,你每日午時服一粒,服完就完全康復了。」說著從手中遞過來一個小木盒。趙逸明接過盒子打開一看,裏面有5顆比玻璃彈珠還大一圈,黑黑的藥丸,還油亮油亮的。趙逸明心想:這TM不會重金屬超標,到時候中毒吧?

榮安韞似乎看穿了趙逸明的心思,說道:「總旗,這些都是活血化瘀、益氣健力的藥材熬煉而成的,切記你臟腑初愈,千萬不可用酒吞服。」趙逸明看着榮安韞對自己說話一板一眼的語氣。無奈的說道:「榮大叔,你和我爹的關係,你和我不用這樣生分,叫我逸明就行了。而且,我爹都戰死快一年了,他和你年輕時酒後的約定,我不聽人說根本就不知道,你也不要在意。我們就當沒這回事好吧。我還是趙逸明,你還是我的榮大叔。」接着又壓低聲音湊在榮安韞耳邊道:「而且笑兒也不知道,你不說,我不說就行了。誰也沒話說,嚼舌根那幾個也基本搬到外面屯寨了,而且我和笑兒年歲差這麼多,我就一直把她當我的親妹妹看待。」

榮安韞聽了趙逸明的話,也神色複雜了起來,但是思索一會就釋然了。和藹的笑着,看着趙逸明,想着如果不是趙逸明和自己女兒年歲差的太大,榮露笑嫁給趙逸明也是不錯的,至少趙逸明這個小子,為人和善,而且知書達理。雖然父母雙亡,又從軍,但並不像有些官兵,經常占老百姓的便宜。

這時,榮露笑對趙逸明說道「趙哥哥,葯熬好了,今天是笑兒親手給你熬的,一定要喝完哦。」「是是是,笑兒熬的,我一定喝得渣都不剩。」榮安韞看着兩個人的對話,不禁心裏又有點打鼓了,轉念一想,算了算了,反正笑兒現在才8歲,到時候再說吧。轉過頭對趙逸明說:「逸明啊,這幾日雖然開始熱起來,但是藥丸服完之前,不要喝涼水,時常要喝熱水。你服藥吧,喝完葯,再多走動走動。」

說完轉身向前堂走去。榮露笑拿着布包着藥罐把手,小心翼翼把葯倒進碗里。端過來遞給趙逸明,趙逸明接過坐在門口放着的木凳上邊吹邊喝。榮露笑也在旁邊坐下笑眯眯的看着趙逸明喝葯,直到趙逸明把葯喝完,又遞給趙逸明一張手帕擦嘴。然後對趙逸明說道:「趙哥哥,你自己在廊下走走吧,我去前面幫爹爹了。」說著蹦蹦跳跳也往前堂去了。

趙逸明看着榮露笑的背影,想着,自己前世如果早點結婚,生個女兒也不差多這麼大了吧,自己那個便宜老爹和榮安韞酒後的酒話娃娃親,就算了吧。他又用雙手撐着膝蓋站了起來,慢慢的在廊下走着,心裏盤算着一個月之後的校場演武,怎麼才能贏牛三七和他手下那些兵。

慢慢從記憶里思索自己旗下的兵丁。自己手下的兵基本都是本地的軍戶,身材相對牛三七手下有兩個小旗的兵丁都是從山東來的,五大三粗的。自己這邊體格能和他們相比的就魯城一人而已。因為他爸是屠夫,從小這小子不缺葷腥,蛋白質吸收的多,在南方人里體格子算得是非常高大威猛。16歲就有差不多1米8的大個子和一身的腱子肉,當然之前幾年是肥肉,入了衛所之後,因為操練,慢慢變成了肌肉。

因為魯城高大,他旗下十個兵丁相對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