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卧底的自我修養》[火影:卧底的自我修養] - 第9章 選擇,機會與危機(2)

這片漆黑的大地。

凜人看着月亮,再次嘆了口氣。

自由和羈絆,明明是一對命運的雙胞胎,卻在不同的道路上背道而馳。

與此同時,村子**,山椒魚半藏正面無表情的坐在辦公室里,聽手下彙報情報。

單看周圍保鏢戰戰兢兢的樣子,就知道,山椒魚半藏現在的心情非常差。

確實,他現在的心情很差,而且經過一天的積累,他的憤怒已經積攢到了極限。

先是上午,一名情報部門的上忍彙報,情報部門遭到襲擊,大量機密捲軸不翼而飛;

重要的有雨隱村的水遁秘術捲軸,村子的布防圖,以及大大小小派往各個村子暗線的情報往來。

不重要的包括從井根勇那裡獲取的那捲尚未破解的情報捲軸。

下午,蹲守換金所的密探傳來消息,大量記載雨隱村密探的情報出現在換金所,被各大忍村的代言人出手買走。

就在剛才,噩耗再次傳來,五大忍村內的暗線,無一例外失去了聯繫,就連那些從未啟用過的暗線,也被拔除。

相比之下,祝康平這個不爭氣的徒弟,已經不算什麼了。

其實早在今天上午,山椒魚半藏得到情報部門被襲擊的消息後,第一時間啟用暗線召回各村的探子。可結果,消息傳遞到底需要時間,他的速度終究沒趕上幕後黑手和五大國的速度。

一想到查了整整一天,卻依舊沒有這群襲擊者的消息,山椒魚半藏的呼吸就愈發急促起來。

「查!繼續查,給我把村子裏的所有別村間諜統統找出來!」

這一刻,山椒魚半藏只恨自己沒有木葉的山中一族。否則的話,他非得給自己村子裏所有人都整上一套真心話大冒險。

神達小心翼翼的湊到半藏身邊,小聲開口。

「半藏大人,會不會是祝康平那小子,最近村子裏也沒什麼進來,值得懷疑的就那小子了!」

聞言,山椒魚半藏猛地轉過頭,兇狠的眼神將神達嚇的連連後退,他發誓,從未見過半藏大人如此生氣的樣子。

「收起你的小聰明!你當我是傻子嗎?那小子被我派去的人二十四小時監視着,就連他什麼時候拉屎!拉了多少!我都知道!」

見狀,神達泱泱的縮了縮脖子,一副受氣小媳婦的樣子。

「那…那我們眼下最重的事情,還是重建間諜網啊!半藏大人。

眼下,木葉的那位存在剛剛離世,五大國正是動作頻繁的時候,我們不能沒有眼睛啊!」

聽了這話,山椒魚半藏這才微微點頭,沉聲道:「說說看,你有什麼想法。」

見半藏聽勸,神達頓時心裏一喜,心中得意洋洋道,半藏大人還是更愛我一點的,這種時候,只有我才能幫助半藏大人減少損失。

神達眼珠提溜一轉,頓時計上心頭。

「大人,既然暗線都被拔除,這個時候再派出成年人,絕對會被五大國防備;

既然如此,我們就培養一批孤兒,送到五大國內潛伏下來。

既不被五大國察覺,又能從無到有培養勢力;混的好的,說不定還能混進五大國的高層。

就拿木葉來說,他們對外來的孤兒還是很照顧的!

簡直一舉三得啊!」

不得不說,神達這傢伙,腦袋裡裝的陰謀詭計是真的不少。

五大國可能防備外來的成年人,卻怎麼也不會防備多如牛毛的戰爭孤兒。畢竟,想要監視大量湧入的孤兒,消耗的人力物力太大了。

「嗯,很好!可忠誠怎麼保證!」山椒魚半藏一語中的,找到神達計謀中的薄弱點。

聞言,神達陰森一笑,湊到半藏耳邊輕聲開口。

「大人,我們村子不是有一種秘術嘛!那個咒術·扦插腦之術。」

「嗯?」聞言,半藏的眸子猛地立了起來,無比嚴厲的斜眼看向身邊神達。

神達被山椒魚半藏的眼神嚇得頭皮發麻,硬着頭皮勸道。

「半藏大人,眼下已經不是仁慈的時候了,為了村子的和平和安寧,這些孩子的犧牲是值得的,況且,他們只要小心潛伏下來,存活的幾率很大!

大人,想想村子裏那些信賴我們,依靠我們的人吧!

還有那些逝者,他們把生命奉獻給了村子,我們必須保護好他們的孩子呀!」

說到這裡,神達幾乎聲嘶力竭。看的出來,他是真的這麼想的。

彷彿看透了神達的內心,半藏緩緩扭頭,看向桌子上捲軸,捲軸里記錄著那些被除掉的暗子的遺孤。

不知過了多久,山椒魚半藏長長的吐了口氣,特製面罩發出嘶嘶的聲響,表情隨之變得堅定無比。

「去,把保險庫中的禁術捲軸拿來!」

「是!」一名保鏢接過半藏手中鑰匙,走向屋子另一邊的保險柜。

經過一系列複雜的操作,一捆巴掌大小的捲軸出現在半藏的桌上。

「既然是你提出的計劃,就由你去辦吧!」

說著,山椒魚半藏快速將捲軸推向神達,彷彿多接觸這個捲軸一秒鐘,手掌就會被刺傷。

「還有,把村子裏的別村間諜全部**!三天,三天後,我要看到一個乾淨的村子!」

「是!」神達接過捲軸,站的筆直,臉上帶着難以掩飾的得意笑容。

「對了,半藏大人,我想向您借個人。」

「誰?」

「祝康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