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卧底的自我修養》[火影:卧底的自我修養] - 第1章 開局掉腦袋(2)

』,『一袋米扛幾樓,辛辣甜咸』,要命啊!熱血剪輯看的太多了!」

嘀咕着,凜人嘴角緩緩翹了起來,輕聲感慨道。

「青春啊!」

隨着燭火漸漸暗淡,凜人也閉上了眼睛,陷入沉睡。

不知過了多久,睡得迷迷糊糊的凜人忽然被一陣刺耳敲擊聲吵醒,

牢籠外,站着一個穿着白大褂的老頭,身後還跟着四五個忍者打扮的傢伙,給凜人這群孩子送飯的中年男人,正拿着木棍,使勁的敲擊着鐵柵欄。

「起來,都給我起來!站到籠子邊上來!」

中年男人大聲咆哮着,陰翳的眼神中滿是兇狠。

衣衫襤褸的孩子們紛紛驚醒,一個個宛如驚恐小鹿一般老老實實的站到籠子邊,凜人起身,垂着腦袋隱藏在人群中,餘光隱蔽的注意着鐵柵欄外幾人的一舉一動。

「吱呀。」刺耳的摩擦聲響起,籠子門被打開了。

「都出來!快!」中年男人依舊兇狠的敲着,發出梆梆的巨響。

凜人依舊混在人群里,在呵斥聲中,跟着為首的白大褂老頭走進一眼望不到頭的逼仄通道。

……

巨大的地下洞穴,頂上的鐘乳石上,水珠滴落;洞穴**,一座巨大的石台上,浸潤着斑駁暗紅的血液,空氣中到處瀰漫著濃厚的血腥味。

石台前,一個裹着斗篷,渾身擋的嚴嚴實實的男人背着手,面無表情的看着眼前巨大凸起的石台。

「井根勇大人,獻給邪神大人的祭品準備好了!」

男人背後,忍者打扮的傢伙半跪在地,語氣中滿是崇敬與狂熱。

被稱作井根勇的斗篷男人無聲點頭,依舊背着身,沙啞的聲音響起。

「容器呢?」

忍者立刻低頭道:「都準備好了,這次準備了一百五十二個容器。」

井根勇這才幅度較大的點點頭,看的出來,他對這個數字非常滿意。

「去準備吧,邪神大人會記住你的付出!」

聞言,半跪忍者臉上頓時露出難以抑制的喜色。

人頭攢動,四面八方的黑漆漆洞口中,大量的孩子被驅趕出來,面無表情的邪教徒們揮舞着鞭子,肆意的放縱着自己的暴虐。

很快,面黃肌瘦的孩子被驅趕到了洞穴**的巨大祭壇上,擁擠着,惶恐着,等待着未知的命運。

帶着兜帽,裹得嚴實的井根勇看着台上局促不安的孩童們,充斥血絲的眸子里滿是狂熱,嘴裏不斷念叨着低沉的瘋言瘋語。

隨着孩童就緒,剛剛冷清下來的洞口再次充滿了人,只是這次從洞內湧出的,是無數面容麻木枯槁的成年人。

他們中除了男人,女人,還有白髮蒼蒼的老者,他們長相不同,性別不同,年紀不同,唯一相同的,是一雙雙凈是眼白的眸子。

邁着如同喪屍一樣踉蹌的步子,這群人圍住了祭壇。

看着祭品與容器到位,井根勇掀開了兜帽,露出一張滿是猙獰疤痕的可憎臉龐,眼白多眼黑少的眸子里滿是血絲與狂熱。

「呀哈哈哈!開始獻祭!」

隨着井根勇一陣刺耳的尖叫,穿着忍者制服的守衛們對着**祭壇方向,齊刷刷的雙膝跪地,低垂腦袋,囁嚅的嘴唇里不斷發出陣陣亂人心魄的瀆神之音。

凜人站在祭壇上,忽然覺得天旋地轉,彷彿整個世界都扭曲了一般;

就連腦袋,也像被上銹了一般,運轉的無比晦澀。

「該死的…邪…教徒,我…不能動了!必須…自…救!」

雖然不知道這群不正常的傢伙在幹什麼,但可以確定,他們乾的一定不是好事。

就在凜人拚命掙扎,企圖找回身體控制權的時候。

殘忍的一幕上演了。

邪教徒們不知從哪裡抽出一把把形狀各異,顏色暗紅的猙獰刑具,如同絞肉機般衝進了成年人群中,捲起一股股鮮紅的血肉風暴。

普通人哪裡是這群忍者的對手,更別提這群普通人沒有絲毫反抗的意識,甚至都沒發出一聲慘叫。

很快,鮮血染紅了大地,石台下滿是殘肢斷臂。

井根勇閉着眼睛,一臉享受的吮吸着空氣中的血腥味,忽然,他滿是血絲的雙眼猛然睜開,可憎的臉極度扭曲起來。

「不夠,還不夠!祭品太少了!殺掉一部分容器!」

尖銳的咆哮聲響起,邪教徒們獰笑着,揮舞着刑具,衝上石台;

見狀,凜人背後頓時冷汗狂冒。

可身體,卻如同生鏽的機械一般,吱呀作響,難動分毫。

眼瞅着帶着斑斑血跡的斧刃即將划過自己脖頸,凜人焦急萬分,眼眶竟要撕裂一般。

「動啊!給我躲開!」

歇斯底里的咆哮聲響徹洞穴。

身體里的那根線蹦到了極限,伴隨着『噔』的一聲輕響,強烈到熾熱的求生欲打破了身體的束縛。

隨即,他的身體迅速向後傾倒,以毫釐之差躲過了邪教徒的梟首一擊。

可還未等他鬆口氣,邪教徒那猙獰如惡鬼般面容再次出現,手中斧頭彷彿沒有重量一般,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劃破空氣,追着他的脖頸而來。

凜人的眸子頓時縮成針尖大小,看着自己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斧刃,心裏一時間充滿了絕望。

完了……

鋒利的斧刃划過,凜人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好像被拋向了空中,隨後又重重落地,發出『咚』的一聲悶響。

在他的漸漸發黑模糊的視野中,一具熟悉的無頭軀體緩緩傾倒,盪起層層灰塵。

瑪德!屍首分家!老子掛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