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卧底的自我修養》[火影:卧底的自我修養] - 第10章 咒印·扦插腦之術(2)

想到,從前十分畏懼自己孩子一下子變得這麼大膽。

不過一轉眼,當初那個小屁孩都長這麼大了!

一時間,山椒魚半藏居然有些失神。

不過,他到底是一村之長,影級強者,轉瞬功夫便回過神來,臉上柔軟一掃而空,恢復到面無表情的狀態。

「你看看這個。」

說著,丟出一捆捲軸。

聞言,水熊上前一步,撿起捲軸,一目十行的看了起來。

越看,水熊臉上的憤怒愈發明顯。

「該死的襲擊者,居然敢公然入侵情報部門,還如此囂張的售賣我們村子的消息,真該抓住這些傢伙,捆在石頭上,扔進湖裡淹死!」

餘光掃過怒髮衝冠的水熊,山椒魚半藏心裏滿意點頭。

「如果是你,暗子全部犧牲,你會怎麼辦?」

「額…」面對半藏的問題,水熊瞬間沉默了,臉上表情頓時變得無比複雜。

「大人,我…我不知道。」

對於這個不算答案的答案,山椒魚半藏眼中失望一閃而過,收回捲軸,揮了揮手。

水熊會意,腳步遲疑的轉身離開了。

另一邊,凜人被神達領着,來到一處暗室之中。

暗室不大,看樣子倒是和邪神教地下基地中的實驗室類似。

一個單人床大小的石台,周圍都是來來往往、行色匆匆的研究人員。

石台周圍,掛着滿是暗紅鐵鏽的鎖鏈。

看樣子,這群傢伙沒少在暗地裡做什麼慘無人道的實驗。

畢竟,這些鎖鏈大概率不是用來鎖豬,而是用來鎖人的。

石台上,一個男孩雙眼緊閉,嘴巴被粗暴的分開,兩個忍者打扮的傢伙,正對着男孩的舌頭上下其手。

「知道那是什麼嗎?」神達戲謔的聲音從背後響起。

凜人一臉單純的搖了搖頭。

看到凜人傻乎乎的樣子,神達嘴角勾起一抹殘忍的微笑,一手勾住凜人的肩膀,帶着他走到石台前。

「這是咒印,而且是我們村子裏最厲害的咒印之一呦!」

凜人沒有說話,反而饒有興趣的看着兩位操作人員的動作;他並不着急,反正神達這傢伙帶自己看這個的目的就是讓自己害怕,以滿足他那奇怪的快感。

說實話,凜人從頭到尾都知道,這個叫神達的傢伙對自己有敵意;

至於為什麼有敵意,凜人想不到原因,不過這影響不了什麼,反正他心裏早就給這傢伙判了死刑,待神功大成,第一個就踹死神達!

見凜人既不恐懼,也不焦慮,反而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神達頓時感覺自己一拳打在了空氣上。

「哼,臭小子,你就趁着現在高興一會兒吧,等下輪到你了,有你哭的!」

說完,指着男孩舌頭上的奇怪雨滴標誌,惡狠狠的解釋道。

「這叫咒印·扦插腦之術!目的就是為了讓你們這群小屁孩守口如瓶的!

一旦你腦袋遭到控制,或者你說出了關於雨隱村的任何情報,咒印就會發動。

然後!」

說到這裡,神達頓了頓,隨後猛地張開手掌,做出一副爆炸的手勢。

「嘣!」

「咒印會瞬間攪爛你的腦子,把你的腦漿都攪勻乎了!」

暗地裡,凜人偷偷翻了個白眼,隨後一把捂住胸口,臉上憋出一副我很畏懼的模樣。

「該死的小鬼,是攪爛你的腦子,不是心臟。」

「哈?」凜人一愣,立刻鬆開捂住胸口的手,轉而捂住腦袋。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捂胸口捂習慣了。」

看着凜人臉上敷衍的表情,神達只覺得眼前這個小孩,簡直討厭到家了!

很快,石台上男孩被抬了出去,兩個操作員就要按住凜人,對他下手。

就在此時,凜人急忙抬手,制止住兩人的動作,隨後轉頭看向神達。

「神達大人,能提個小要求嗎?」

聞言,神達想起凜人在半藏大人辦公室提的要求,於是欣然同意。

「幫我拿一桶水和一杯水來。」

聽到這個奇怪的要求,操作員有些為難的看了眼神達,神達也想搞清楚凜人在玩什麼幺蛾子,對着操作員使了個眼色,讓他照辦。

不一會兒,一桶水和一杯水送來,凜人指着木桶中的水指揮道:「你兩,對,就是你兩,去把手洗了。」

話音剛落,神達和兩名操作員面面相覷,臉色瞬間黑如鍋底。

可既然水已經送過來,那還能怎麼辦呢?洗唄!

洗好手,操作員抽出一根粗壯粗壯的針管,就要給凜人打麻藥。

「別!」凜人頓時跳了起來,急忙出身拒接。

開玩笑,自己的體質,別說麻藥了,就是強力毒藥也葯不翻,到時候豈不是冷水下餃子,露餡!

「別,別打麻藥,我可是自願為村子付出的,打了麻藥還能叫自願嗎!」

說著,一把奪過操作員的麻藥,順手扎到一旁看熱鬧的神達腿上。

「你個臭嗨…」

神達話還沒說完,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看着癱軟在地的神達,凜人一臉驚恐的捂住了嘴巴,小聲嘀咕道:「這玩意兒藥效真強啊!」

很快,沒有神達的打擾下,咒印的種植完成了。

伸了老半天舌頭的凜人第一反應不是觀察自己的舌頭,而是拿起一旁那杯水,咕嚕咕嚕漱了個口,又隨口把漱口水吐到了一旁躺着的神達身上。

看着面黑如碳的兩位操作員,凜人慫慫的撓了撓頭。

「抱歉,抱歉,我不是說你們臟。

我是說在座的各位,都很臟!」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