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卧底的自我修養》[火影:卧底的自我修養] - 第1章 開局掉腦袋

「給這群小崽子喂點豬食,好歹讓他們活過今夜!」

誰?

誰在說話?

難道我喝醉了睡在大街上了?

凜人緩緩睜開眼睛,入眼處,皆是一片漆黑,自家熟悉的天花板不見了,熟悉的白熾燈也不見了。只有黝黑鐵柵欄外的過道上,一盞盞火光微弱的油燈,給這裡帶來了絲毫光明。

怎麼回事?

凜人一個激靈,坐起身來,視線快速環顧四周,心裏頓時咯噔一響。

入眼的一切,就沒有一樣是自己熟悉的!

鐵柵欄將一個個牢籠分開,身下是冰冷昂張的地面,巨大的牢籠里,一個個衣衫襤褸的孩子蜷縮着,擠成一團!

這!

低頭看着自己稚嫩卻不細膩的小手,凜人頓時汗如雨下。

「我!我尼瑪頂天六七歲吧!」

如果這不是夢,那就出大問題了!

這雙手,不是自己從前那雙粗糙且隨心所欲的大手,很明顯,這不是我的身體。

最重要的是,胃部劇烈而火辣的飢餓感告訴自己,這不是夢!

「這TM…」

放下雙臂,凜人嘴角扯起一抹苦澀的笑容,無力向後躺倒,一時間竟難以接受。

他可以確認,自己穿越了。

強忍着飢餓,凜人緊閉雙眼,企圖從這具身體的里找出前身的記憶,坑爹的是,前身的小腦瓜子一片空白,簡直比他床頭的抽紙還要乾淨。

「我的錢錢啊!」

凜人對穿越並不陌生,前世的他,乾的是銷售的活計,談客戶之餘,最喜歡乾的事情就是看小說,時不時也會對自己日復一日的生活感到厭煩,羨慕那些可以經歷無數精彩的穿越者。

可輪到自己了,凜人表示自己真的不想穿越啊!

辛辛苦苦攢下的幾萬塊錢,起碼讓我提前瀟洒掉吧!

一想到自己的錢錢和自己一樣,躺在乾燥冰冷的保險柜里,凜人就心痛的難以呼吸。

不過,他到底還是個經歷過社會毒打,知道該低頭時就低頭的道理;穿越,這種離奇的事情,壓根就不是自己目前可以反抗的現實。

想到這裡,他的心態也漸漸平和下來。

「還好還好,沒把我前世的記憶也搞沒了,否則就沒得玩了。」

要知道,凜人前世也算是個小有名氣的銷售,直面過無數客戶和甲方爸爸的刁難,心態那叫一個穩健,這也是他賴以生存的基礎。

默默調整好心態,凜人回想起自己醒來後看到的一切。

漆黑無窗的牢籠,冰冷回潮的地面,空氣渾濁惡臭卻不寒冷,以及衣衫襤褸的孩子,這一切都都透露着冷酷和凄慘。

凜人目前唯一可以得到的結論,這裡是地下。

結合被非法囚禁的孩子,包括自己,這怕不是哪個跨國黑組織的秘密基地呦!

就在凜人沉思的時候,一陣突兀刺耳的敲擊聲忽然響起。

「鐺鐺鐺!」

頓時嚇了他一跳。

「瑪德,你們屬鬼的嗎?走路都沒聲的?」凜人小聲嘀咕了句,隨即睜開眼睛。

藉著淡淡的燭光,他看到一個外套灰色麻布束腰短衫,裏面穿着洞洞襪樣式衣服的冷酷中年男人正用木棍不斷敲擊着鐵柵欄,奇怪的是,男人腦門子上還綁着一個刻着奇怪花紋的鐵片頭巾。

中年男人面無表情的將一把又一把黑色的丸子撒進牢籠,撒的滿地都是。

凜人躺的位置正好靠近籠子邊,坐起身來,隨手撿起一顆,看着中年男人遠去的背影,小聲吐槽道:「這傢伙怕不是有什麼大病,把洞洞襪做成衣服穿在裏面,不是變態就是基佬。」

說著說著,凜人忽然愣住,腦中電光猛地一閃,瞳孔緩緩擴大。

我…我好像見過這種衣服!

下一秒,火影兩個大字從腦海中蹦了出來,他心中頓時湧起驚濤駭浪。

忽然,他想起自己還未醒來時聽到的那句話,那發音,明明就和自己經常研究的AVI裏面的雅蠛蝶沒啥區別。

那剛剛那個中年男人頭上的帶鐵片的頭巾,怕不就是護額了!

想到這裡,凜人低頭看向手中黑色的丸子,牙花頓時酸了起來。

不不不!還不能確定,說不定剛才那傢伙是個讀做COSER,寫做性別認知障礙的異裝癖變態呢!

牢籠中,孩子們爭先恐後的搶奪着地下的黑丸子,搶到丸子的孩子立刻一口塞進嘴裏,繼續加入爭搶隊伍。

很快,地上的丸子消失一空,凜人明顯注意到,不少孩子搶到不止一顆,皆是小心翼翼的藏了起來,蜷縮在角落,滿是警惕的盯着周圍人。

而沒搶到的孩子,貪婪而渴望的盯着周圍的人,其中有幾個孩子,眼冒綠光的盯着凜人拿着丸子的手。很難想像,這群年紀不過七八歲的孩子,會有這樣兇惡的目光。

「咻!」一身輕響,伴隨着咀嚼,凜人周圍孩子們眼中的綠光轉移了。

凜人將丸子吞進肚裏,暗暗鬆了口氣。

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

自己只有一顆,胃裡又餓的火辣辣的疼,還是先把自己的管好再說吧。

一顆丸子下肚,不一會兒,飽腹感襲來,胃裡升起一團暖意。凜人砸吧兩下嘴巴,心中嘖嘖稱奇。

雖然味道不怎麼樣,好像吃了一嘴泥巴,但效果倒是出類拔萃,一顆頂一頓飯。

感受着漸漸緩和的胃痛,凜人挪了挪身子,遠離已經開打的孩子們,找了個安靜的角落靠着牆壁,努力回憶曾經看過的火影劇情。

不想不知道,一想嚇一跳。

「坑底啊,怎麼滿腦子都是『我斑願稱你為最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