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後寵妻太甜了》[婚後寵妻太甜了] - 1、沒了你,我就沒家!

2*10年10月10日,南都,機場T2航站樓。
寒風冷冽,青雲預壓的天邊掛着奄奄一息的冬陽,實在感覺不到溫暖。
但女孩從機場出來時是淺笑的。
她有一雙本就會笑的眼睛,連酒窩都是月牙形的,雖然只有左側有,可笑起來明媚清麗。
但是走出機場,看到不遠處站着的兩個人,她臉上的笑容瞬間湮沒。
沒了彎彎的眼,也沒了酒窩,那張臉可以那樣的清冷,疏離,甚至有着鋒利。
兩年,他竟然這樣來接她么?
下一秒,她又拾起笑,扔下行李箱小跑過去,裝作看不到那個女人,乖巧的抱住他胳膊。
熹光下睫毛如蝶,滿足安靜,柔唇輕啟:「居安!」
沐寒琛,字居安。
南都「第一」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兼首席總裁,顯赫尊貴,無人可比。
可是很少有人知道他叫居安。
傅夜柒一直最喜歡私底下這麼親昵的叫他,只有裝樣子了叫個伍哥,被逼急了也就敷衍喊個伍叔。
可男人握了她的手,拿開,略威嚴的沉聲:「叫伍叔。」
嗓音平穩,聽着溫和,卻透着冷漠。
男人有着神工雕鑿的五官,天庭方正鼻若懸樑,一身高端定製西裝越發顯得他矜貴沉冷,周圍的嘈雜彷彿絲毫影響不到他,就那麼等着她改口。
她看着他,清澈的水眸有着倔強,沒有喊。
沐寒琛沒再逼她,走過去接了她的行李,又握了那個女人的縴手,道:「慕繭,慕氏集團的千金,比你年長……」 自然是給傅夜柒介紹的。
傅夜柒笑不達眼底,一句打斷:「不認識。」
慕繭臉色略微尷尬,又大度解圍:「沒關係,以後慢慢認識!
先上車吧阿愈,別讓千千着涼了!」
阿愈…… 傅夜柒沒有挪動腳步。
看着男人一手行李,一手慕繭,就那麼轉了身,把她給忘了。
她只定定的看着他,從他略微低眉的正面,看到他轉過去。
他的五官還是那麼迷人,稜角分明,鷹眸微微一掃滿是威嚴,她卻能從幽深的眸底看到對她獨一無二的寵溺。
可是,那份寵溺去哪了?
慕繭上了副駕駛。
沐寒琛關上門,才轉身看向她,唇畔薄削,嗓音溫潤,「怎麼了?」
怎麼了?
她輕輕握緊手心。
那不是她的專屬座位嗎?
什麼時候,竟然可以有第二個女人坐上去?
傅夜柒上前了兩步,仰臉看着他,仔仔細細,從喉結,到堅硬的下巴,最後到他的眼,「什麼意思?」
沐寒琛伸手,去拿她的書包,沉聲:「上車。」
看着他修長乾淨的指節,千寵退了一步,「日記的事,你在怪我是么?」
因為日記,他一定被老太太訓慘了,自然也覺得沒臉面,因為私底下別人會說他衣冠禽獸,連侄女都不放過。
男人只低低的嗓音,「外頭冷,上車。」
她清淡一笑,忽然轉身,只留了一句:「我自己回去,用不着你接!」
然後迅速鑽入一輛剛駛過來的出租上,關上門離開。
沐寒琛立在原地,偌大的機場口,挺拔偉岸的身軀異常醒目,又透着無法言明的沉重,許久才抿着薄唇上了車。
他以為,她的確是會自己回寒公館的。
但是,他們的車子回到寒公館,又準備好了晚飯,等了半小時,依舊不見她回來。
沐寒琛雙手插在西褲兜里,站在客廳窗戶邊等着,一副她不回來不吃飯的樣子。
但是過了會兒,又是他改主意轉身進了餐廳,「吃飯,不用等她。」
管家雯姨看了看客人慕繭,畢竟是心疼傅夜柒的,猶豫了會兒,道:「那,我給大小姐留一份吧?」
「不用!」
男人低冷的嗓音里已經帶了幾分慍怒。
雯姨點了點頭,不敢再多話,嘆了口氣退了下去。
看得出男人情緒不佳,所以慕繭嘗試了幾次,都沒能開始什麼話題。
終於她想說點什麼的時候,沐寒琛已經拿了紙巾,擦了嘴角後起身,「你慢用,一會兒讓杭禮送你回去。」
說完,他隨手勾了外套,步子邁得有些大,皮鞋在地上扭出了旋渦。
果然,傳聞說他最疼那個女孩,一眼看不到就擔心,忍了這麼久,終於安不了心,這會兒更是親自開車出了門。
在車上,沐寒琛撥了家佣號碼,「她在哪?」
「大小姐在子午街的費城酒吧。」
電話掛掉,黑色布加迪浸入夜色,轉眼沒了影子。
「費城格調」酒吧外。
沐寒琛停下車,降下車窗,看着那個不入眼的小酒吧,眉峰微郁,輕輕蹙着。
沒有立刻進去找她,也沒有立刻給她打電話。
摸了一支煙,低頭點着。
深邃的眸子微抬,目光挑得有些遠,就好像一眼想看到兩年前的他們。
以前他們不是這樣的,她黏他,可以黏一天,起床鑽他被窩,到他去公司都能偷偷爬到車後備箱,一路到公司再蹦到他面前。
知道她在車上,沐寒琛往往會選擇坐副駕駛,一路不曾回頭,假裝不知道她從後備箱摸到了后座。
到公司再看着她一臉得意,他也會不自覺的勾起嘴角。
所有人都說他太寵她了,可沐寒琛尤覺得不夠。
如果不是發現她的日記,也許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