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穿傻皇子,開局炸京都》[魂穿傻皇子,開局炸京都] - 第5章 大夫看不了的病

第5章 大夫看不了的病兩個小傢伙咋又鬧矛盾了?
一個姐姐一個弟弟就不能和睦共處嗎?
今天做的是你倆最愛的紅糖烙餅,快走,一會兒涼了。」
我老媽每天下午這個點都會出現,無論我們吃沒吃飯,不得不說老爸有福氣,老媽做的一手好飯菜,就連姑父也讚不絕口。
媽,是不是起麵餅,我要放糖多的。」
舅媽,我要最大最厚的。」
切!
憑啥給你最大的?
我看你是臉大!」
憑啥你要糖最多的?
你不知道糖很貴嗎?」
呵呵,好了好了,別吵了,大的甜的都有,快走吧,一會涼了。」
……其實有時候吵吵鬧鬧何嘗又不是一種幸福,直到多年後回憶起來,才懂得兒時簡單的快樂。
第二天,在姑父出診後,我又定下心來認真研究了一上午的資料。
直到下午一點多的敲門聲。
是舒靜姐吧,快進來門沒鎖!」
我很興奮,一個是能看沒看過的病,另一個是沒準還能探索從沒見過的東東,居然有種按摩療法,也不曉得她能不能接受。
我笑嘻嘻的出門相迎,可來人卻不是她。
元寶,我來拿葯,郭大夫說讓我下午來取。」
我一看來人是村東的劉老二,歡喜的小臉變的那叫一個快。
哦,等下,我去拿。」
上門拿葯這種事很常見,記得中午姑父還交代過一句,我只想着咋治舒靜姐,早就把拿葯的事忘了。
反正就他那一副葯,更何況黃紙包上還有劉老二的名字。
噥,給你葯,還有事嗎?」
我只想他快點消失,最好立刻!
馬上!
啊,沒啥事了,錢的事你姑父知道,我先走了。」
嘿,劉二伯再見哈。」
一看劉老二走了,我的心情好的不得了,稱呼從你變成了二伯,怎麼說呢,我就是這麼性情中人。
我一次又一次的望着牆上的石英鐘,一點半,一點四十,兩點一刻……整整一下午,等來的是我的命中剋星慧姐。
我不曉得她為啥失約,難道還有啥事比看病重要?
心中多少還是有一絲失落的,直到一星期後正式開課,我才從二強口中打聽到,原來是她姐接到了一個不錯的專科學校通知書,必須提前報道,再加上路程有些遠,她來不及和我告別,又或許她覺得病好了很多,也沒打算再來告別……為了這件事我鬱悶了好幾天,可日子還得過,慢慢的我也就忘卻了。
星期天我的娛樂活動就是和慧姐一起在院子里晾曬研磨藥材,這些草藥大多是從山上採的,藥性很好,可這裡地處北方,草藥種類並不多,很多葯都需要姑父去鎮上採購,當然西藥他也會備點,畢竟那玩意來的快。
郭,郭大夫在家嗎?
我,我媳婦出事了!
快,郭大夫您快給看看!」
那小伙是住村北的,也就二十來歲,我只見過幾面,叫根子,記得去年他結婚時,我還去看過熱鬧,混了兩條雞腿,人緣好沒辦法。
可此時的他面色焦慮,滿頭大汗,一看就是猛跑過來的。
姑父二話沒說,隨手挎上百寶箱就出了門,他出門前還不忘了叮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