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愛為牢》[畫愛為牢] - 第四章 誠意

  楚母跟在喬凌川的身後,還不忘回頭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己的女兒。

  楚奚瑤急忙低頭,心中一片忐忑,更加為喬凌川捏了一把汗。

  她心中難免疑惑,這男人到底要和自己母親說什麼呢?還非要背着自己,那麼神秘呢?

  她一顆心不知不覺被喬凌川的一舉一動牽動着。

  楚母強壓着心裏的不滿,不情願的跟在喬凌川的身後,移步到了窗前。

  她抬眼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這個年輕人,雖然面貌上和自己的准女婿喬擎川七分神似,甚至還多了幾分成熟可靠的氣息。

  不過,就算是座金山擺在楚母面前,她也不會改變自己的主意的。

  她收起自己的眼神,直接轉向窗外:「我們家瑤瑤那是非擎川不嫁的,不管你和瑤瑤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我都只認擎川這個女婿的。多餘的話,你也不用多說,我是不會改變主意的。」

  楚母態度上的堅決,已經一再表明過了,那臉上的不悅和憤怒,就是一個很好的印證。

  喬凌川嘴角勾起一抹溫和的弧度,看起來成熟穩重,謙遜有禮,更能增加幾分信任感,莫名的能夠讓人心境平和。

  「你快點說,我還有好多事呢。」楚母看了一眼喬凌川的眼睛,心中的怒火不知怎的就平息了許多,她忍不住拿他和喬擎川暗自對比。

  如果沒有瑤瑤的爸爸把心臟捐給擎川這個事情,或許她真的能夠接受眼前這個年輕人做自己女婿呢。

  可是,擎川是瑤瑤爸爸在天堂給她們母女安排的守護神,瑤瑤這孩子這麼這麼不懂事,辜負了她爸一番苦心,還做了對不起擎川的事情呢?

  「伯母,我想給您看樣東西。」

  喬凌川不疾不徐的從懷裡拿出來一張摺疊整齊的紙,恭敬的遞到楚母面前。

  她皺着眉頭,滿心疑問。

  什麼東西?支票嗎?難道有錢人就可以用錢買人家閨女嗎?

  楚母想都沒想,眉頭緊緊皺在一起,直接甩手推開喬凌川手中的東西:「我們家雖然窮,但是還有骨氣。這東西你拿走,別髒了我的地方。」

  喬凌川眼神中閃過一絲無奈,被別人這樣誤解,也不氣。

  相反,他優雅的將摺疊的紙慢慢打開,然後雙手擎着,在楚母的眼前完全展開。

  只一瞬間,楚母皺起的眉頭一下子舒展開來,眼睛裏面一層層水霧鋪天蓋地的襲來,大顆大顆的眼淚順着臉頰流了下來。

  喬凌川將手中的紙按照原來的摺痕,折好,然後鄭重的放在楚母一雙顫抖的手中。

  「伯母,3天之後,我就會證明我的誠意。」

  楚母此時已經泣不成聲,但雙手捧着那張紙卻緊緊的貼在胸口的位置,好像怕一鬆手這紙就會自己飛走一樣。

  楚奚瑤見母親如此傷心,心裏篤定一定是喬凌川的錯。

  她幾個箭步走了過來,不由分說的將喬凌川推開,自己用身體護在母親身前,大義凜然的說道:「你有什麼沖我來,別傷害我媽媽……」

  話音未落,楚母強忍住悲傷,拉住了楚奚瑤的手,另一隻手又拉住了喬凌川的手,將兩個年輕人的手放在了一起。

  她自己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一個悲涼的轉身,眼中的熱淚再也無法控制的簌簌而流。

  楚奚瑤傻眼了,自從媽媽去世之後,就沒有見過媽媽如此傷心的哭過……

  「誒……」楚奚瑤疑惑的眼神寫滿了「為什麼」,可是當她剛要說話的時候,卻被喬建鴻打斷了。

  喬建鴻一臉笑意的看着兩個年輕人:「凌川,你和瑤瑤的婚事是咱們喬家的大事。一定得好好準備才是。」說完便一個人先行離開。

  可是,她卻怎麼都忘不了喬建鴻臨走時候,看着自己的眼神,帶着一抹不知名的含義,似虧欠又似感激,讓人一時半會摸不到頭腦。

  忽然間,她好像又一下子明白了什麼,那說到一半突然咽回去的話……

  難道就因為喬凌川不能生孩子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