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髮》[鶴髮] - 第6章 孩子

沈遠還沒來得及反應,已經被老道長拉着閃到了一旁。

定睛一看,那衝出來的東西,分明是個三四歲的孩子。只見那個孩子趴在地上,流着口水,眼珠泛白,直勾勾地盯着兩人。孩子的樣子像是一條飢餓了許久的野狼。見兩人不動,倒退着爬回到了王婆身邊。

「這,這,這!」沈遠被嚇得說不出話來。

從此情景來看,這鬼魂還不只一個,那婦人的怪胎孩子也一起來了村裡,附着在了眼前這個可憐的孩子身上。

老道長嘆了口氣,問道:「婦人靈智健全,自然明白死了就不該附身於人,逗留人間。但剛出生的孩子尚未開竅,求生髮乎本心。所以,你才帶着她來到這裡的對不對?」

沈遠這才明白,先前王婆欲言又止的樣子,原來她並不想作惡,但她的孩子想要活下來,這是小生命的求生本能引起。婦人也只能帶着她來到這裡,吸取村裡孩童的陽氣來供養她。畢竟,這裡偏僻異常,很難被別人發現。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

王婆聽聞雙眼凄楚地看了看老道長,點了點頭。

那趴在地上的孩童看了看他們兩人,又看了看王婆,面露困惑,似乎不太明白他們在說什麼。看來王婆讓她束手就擒也是不能的。

沉吟了一會兒,道長表情一肅下定了決心,起手道:「無量天尊,貧道得罪了。」

那孩子的感覺似乎十分靈敏,察覺到老道長表情有異,立馬戒備起來。見老道長捏符起手便率先動作了起來,弓起背來,像一頭蓄勢待發的獵豹。

城門失火容易殃及池魚,雙方一旦動起手來很容易被誤傷,況且,沈遠在屋裡也幫不上什麼忙,更多的只是礙手礙腳。眼見形勢不對,沈遠立馬退出了屋內,躲在了門板的後面。但他又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慢慢探出頭來觀看屋裡的情景。

只見那孩童後腿一蹬,再次撲向了老道長,老道長則是又一次側身讓過。孩子落地的時候聲勢不小,踩碎了一把椅子。此時,農村的椅子大多是用竹子編就而成,雖說不如木頭做的堅固,但也算牢靠。可那孩子隨便一踩,便把那椅子踩爛了,可見被附身的孩子力量有多大。

沈遠看得心驚。心想,還好自己沒有留在屋裡看熱鬧,被踏一下起碼就是骨折。

就在沈遠暗呼僥倖之時,砰砰砰!又有些桌椅被「誤傷」了。

而王婆還在大喊着:「道長手下留情啊!」

其實在沈遠看來,老道長已然留了情,因為他一直在閃避,並沒有出手還擊那孩子。

又過半晌,那孩子的動作速度已經肉眼可見的減慢了。就在此時,老道長一個踉蹌,似乎因為躲避太久力竭腿軟了,摔倒在了地上。

那孩子非常敏銳,見有機可乘,便窮盡渾身的力氣襲向老道長。

但是畢竟先前已經消耗了很久的力氣,這次速度還是不夠快,老道長右手一撐堪堪躲過了這致命一擊,而那孩子,卻因為用力過猛,體力也不夠,沒剎住車,滾翻在地。

眼見那孩子確實力竭了,老道長像是變成另外一個人似的,迅速起身,一個箭步,在孩子剛剛翻過身來的時候,將一直捏在左手的符紙貼在了孩童的額頭,而後迅速撤回原地。整套動作一氣呵成。

反觀那個孩子,被貼了符紙後,渾身四肢亂扭,口中發出凄厲的慘叫,然後便是口吐白沫,最終平靜了下來。

又過了一會,終於響起了哭聲。

老道長如釋重負,回頭看了看沈遠,示意已經沒事。

王婆看了看地上哭泣的孩子,也鬆了一口氣,看着老道長感激道:「多謝道長,我也去了。」言罷,王婆身體為之一輕,頹然靠在了椅子上。

「謝謝道長!謝謝道長!」這次的聲音不再是中年婦人,而是王婆自己的聲音。她邊說邊跪拜,顯然很是感激。

老道長趕忙阻止她,因為王婆跪拜的方式不對,她的方式是用來拜菩薩的。

扶起王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