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髮》[鶴髮] - 第10章 王婆死了

自從那年老道長救了王婆之後,王婆跟沈遠的關係親近了不少。

因為,沈遠沒有把被鬼附身的事情宣揚出去,保住了王婆「神婆」的地位,王婆分外感激他。並且,隨着王婆年紀慢慢變大,身體也確實不好,常常需要喝些葯湯補氣調理。

這就導致,王婆平日里總會往沈遠家裡跑。人總說寡婦門前是非多,其實鰥夫門前也不太平。時間一長,村子裏閑言碎語便流傳開來了。

「熱心」的老李就來問過:「我說老沈啊,你這條件也不差呀,不用找個年紀這麼大的吧?」王婆的年紀其實比沈遠大了不少。在老李看來,沈遠這麼多年沒再娶媳婦,雖說憋不住,但也不至於退而求其次,找個年紀這麼大的。

沈遠翻了個白眼,懶得搭理他。他其實也在村裡聽過類似的言論,都是一笑了之,王婆年紀大,相貌粗鄙不說。即使她如花似玉,沈遠也不會動心。因為在他心中,除了自己去世的媳婦,沒有人懂他,理解他。

見沈遠沒有反駁,老李更加來勁了,「難道是真的啊?老沈,看不出來啊,葷素不忌啊。」

老李越說越離譜,沈遠眉頭一皺,只能出口否認道:「別聽村裏面瞎傳。阿玲走後,我沒想再娶個女人!」

「好,好,不說了。」老李尷尬笑笑,他知道沈遠很少有這麼嚴肅的表情。既然他板起了臉孔,老李也只好識趣地離開了。

老李前腳剛走,後腳王婆就來家裡,兩人還碰了個照面。老李回頭看了看沈遠,表情狡黠,眼神戲謔,好像在說:「你個老小子,還給我演戲。」邊走邊偷笑,這下倒好,沈遠成了老李茶餘飯後的談資了。

再看看王婆,她倒是不避諱,徑直走進了藥鋪。

王婆進門坐下後,沈遠出口問道:「王婆,可是又有哪裡不舒服了嗎?」

王婆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語出驚人:「小沈,我可能活不過這幾天了。」

沈遠一聽,大驚失色,安慰道:「王婆,你這是什麼話。我看你氣色也不差,可不要自己嚇自己。」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自己能感覺到。」王婆表情倒是很淡然,好像要死的不是她自己。

沈遠聽她這麼說,也就沒再勸慰了,因為他知道,王婆身上有他不理解的能力。

「那你來我這裡,是….」既然來了定是有所請求,沈遠便出口問道。

「我死後,你讓兩個孩子幫我超度一下。」王婆平靜開口。

沈遠聽了心中一驚,臉上卻假裝驚訝道:「我那兩個孩子…哪可能有那本事。」

王婆覷了他一眼說道:「小沈,別人看不出,我難道會看不出?兩個孩子一身道骨,可不是村裡其他孩子能比的。」

確實,人就是如此,單看很難看出端倪,一旦一比較就看出精氣神的不同。

沈遠聽王婆一語道破,只能傻笑兩聲掩飾尷尬。

「我通陰太多,怕死後難得安寧,如果可以,幫我選個風水寶地安葬了,如果找不到….」王婆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如果沒找到合適的,把我燒了吧。」最後一句,透着無奈。

「啊?」人都說入土為安,沒想到王婆提出了火葬的要求,沈遠不由地驚訝出聲。

「陰氣太重,可能會屍變,變成殭屍,到時候村裡就要倒霉了。」王婆把自己的擔心說了出來。

王婆還是心系桑梓的,死後還擔心自己會變成殭屍為禍鄰里。沈遠嘆了一聲,鄭重答應。這是王婆最後的心愿,他一定會儘力滿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