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穀神醫》[鬼穀神醫] - 第8章 突如其來的電話

「我不着急,感情這個東西是可以慢慢培養的嘛,嘿嘿嘿!」
江寒憨憨一笑。
秦四海瞬間啞語,他話里的意思其實是想委婉將這件事情推掉,但沒想到江寒完全是一根筋。
「對羽墨的婚姻大事,我這個做父親的其實一直都很開明的,完全遵從羽墨自己的意見。
如果羽墨能夠接受你,那我也會非常歡迎你做我秦家的女婿。

秦四海索性將事情甩到了秦羽墨的身上,因為他對自己這個女兒太了解了,以她的脾氣是絕對不會嫁給一個憑空冒出的未婚夫的,
果不其然,秦羽墨臉色當即一冷。
「我不想結婚,等爺爺身體好些了,我去找爺爺說這事。

江寒又怎會看不懂秦家人這話里的意思,但他並不生氣,只是淡淡一笑。
「我江寒不是強人所難的人,如果羽墨不願意的話,我可以先跟她從朋友做起。

可就在這時,從頭到尾默不作聲的陳玉蘭開口了。
「做朋友?哼,我看沒這個必要了吧!」
江寒微微皺眉:「阿姨這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我們秦家雖不是什麼頂級豪門,但也是銀海市有頭有臉的家族,想跟我們秦家聯姻的家族雙手雙腳都數不過來,一個鄉下來的鄉巴佬也配沾我們秦家的光?」陳玉蘭雙手插腰,壓根都不睜眼看一下江寒。
「玉蘭,少說兩句!秦四海當即喝道。
江寒如今是救了老爺子的恩人,豈能這樣出言不遜?
「怎麼,我說錯了嗎?分明就是他瞎貓撞了死耗子,將老爺子弄醒了,依我看他壓根什麼本事都沒有,還風水局,我看就是騙人的!」
陳玉蘭的語氣愈發激動。
本來今天是秦羽墨和王自鑫的訂婚宴,是她踏入頂層圈子的絕佳時機,現在不光豪門夢碎,秦四海居然為了一個外人呵斥自己,她豈能忍受這樣的屈辱。
「趁着現在王家還沒有動怒,趕緊帶着羽墨上門道歉,興許還能有轉機,等王家真的降罪下來,咱們秦家就完了!」
秦羽墨聽見這話,情緒也是立刻爆發。
「我不去!我說了我不會嫁給王自鑫那個混蛋的!」
「羽墨,你怎麼這麼不懂事!這是咱們秦家踏入一線家族的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你知道我爭取了多久嗎,錯過就沒有了!」陳玉蘭苦口婆心道。
「你這麼想傍上王家,你自己去嫁好了!」秦羽墨當即反駁道,
「秦羽墨,你怎麼跟我說話的!」陳玉蘭表情頓怒。
兩個女人針鋒相對,水火不容。
秦四海終究是按捺不住,拍桌而起。
「夠了!在家裡吵吵鬧鬧,算什麼樣子!丟人現眼!羽墨,跟你媽道歉!」
「憑什麼!」
「玉蘭阿姨也是為了你,為了咱們這個家着想,況且她還是你的媽媽,你怎麼能這樣對她說話?」
面對秦四海的質問,秦羽墨身軀微顫,眼眶立刻不爭氣地泛了紅。
「我媽在我三歲的時候就走了,我沒有媽媽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