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許是妹妹喝多了酒》[公主許是妹妹喝多了酒] - 第一章

記起了宋扶光,便不知覺多上了一炷香。
聽完誦經後,和尚為我們備好熱氣騰騰的素麵,飯畢我們便回了紫禁城。
回宮後,宮裡的人正在為出征晚宴忙碌,申時宮裡便來了好些皇親國戚,前朝人滿為患。
「公主,靈薇郡主剛剛來過,還送來了你愛吃的果餅。」
我瞧見屋內桌上堆滿了各種香氣撲鼻的果餅:「難為郡主操心,銀子可給夠了?」
「夠的夠的,給了許多——」「怎不留她在此歇息?」
宋將軍的犧牲不免讓我對他們兄妹倆心生憐憫,自然多些偏袒。
我傳令留郡主在宮中過夜,一是方便照顧她,二是為了留她親自送兄長出征。
馬術課後,她便領命回我殿內,換上羅衣,與我一同識字作詩,閑聊家常。
再晚些時刻,我們還一同前往後苑垂釣。
傍晚的池子里,魚兒最容易吃餌。
只是溫度驟降,忘了穿大衫的我們都有些微微發冷。
我們釣上三條小魚兒後,丫鬟們便帶着外衫小跑來催我們,到了晚宴時刻,要去前朝參加送行儀式了。
路過一片海棠時,我趁她們不備,悄悄折下一枝,塞進了袖中。
6此時天色已黑,前朝文武官員、嬪妃娘娘和皇子公主們早早落座,我牽着靈薇的手一同坐在外側,正巧撇見對面坐着宋扶光,他的目光也從我們身上一掠而過。
至於父皇在殿前說些什麼,我頭一回出奇地心亂如麻,字字句句皆未入耳。
殿外鼓聲四起,赤身的壯漢揮出陣陣雄渾的聲音,餘音縈繞在觥籌交錯之中。
過了今夜,邊關又將上演一場殘暴之爭,這關乎到邊關百姓的安危,也關乎到江山社稷的存亡。
我明白即使宋扶光不去,皇叔不去,也會有無數英勇善戰的將士捨身為國。
戰亂,對任何人來說,皆是苦難。
我敬慕他的英勇,也為他即將面對的處境擔憂。
「公主,許是妹妹喝多了酒,我扶她回長秋殿歇息吧。」
今晚是出征夜,他身上的酒氣倒是比昨日午膳還淡。
靈薇喝得醉醺醺,嘴裏還呢喃着:「哥哥,好想你,每次一別便是多年,陪我的時間總是短暫!」
7靈薇被丫鬟們扶上卧榻,我則提着燈籠送他折返。
行至後花園,僅剩下月光和燈籠的微亮,夜裡的寒意更甚,我不禁打了個寒顫。
他停住腳…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