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帶我去爬牆》[夫君帶我去爬牆] - 第七章使壞

「無稽,這沈府好歹也是個知府衙門,竟連個好看的丫頭都沒有。」

蕭佑躺在高高的樹杈上,嘴裏叼着不知從哪兒隨手拽來的狗尾巴草。

無稽對着天翻了個白眼,「公子,沈府丫頭不是沒有好看的,只是好看的都不追着你跑,不然恐怕咱們也住不下去了。」

「啪!」

蕭公子順手摘下樹上的果子,扔到了樹底下翻着白眼的無稽腦袋上。

無稽摸摸腦袋,很是委屈,「公子待在京中嫌五公主麻煩,待在這兒又嫌沒人搭理你,實話還不讓屬下說!」

蕭佑坐起身,拿出嘴裏的狗尾巴草,捏在手裡,一雙狐狸眼微微眯起,「無稽,你膽子是越來越肥了!」

樹底下的某人,聽着語氣不對,輕哼一聲,一溜煙的跑到遠遠的地方站住。

蕭佑正待追過去教訓一下小護衛,眼睛便瞟到了不遠處正在氣喘吁吁抱着一兜子東西的沈鳶姑娘。

他一個縱身跳下樹,拍拍長袍,理了理頭髮,一臉的哄娃娃似的笑便朝着沈鳶走了過去。

「沈姑娘可需要在下幫忙?」

沈鳶正抱着一堆筆墨紙硯呢,她剛才突然想到,小王爺的家事,若寫成話本子,那豈不是很有意思!

想當年,她也算是某院校的高材生呢!寫個話本子什麼的,不在話下!

說來就來,這不,剛去她爹書房搜羅了一堆。

「不用不用,不勞煩蕭公子了。」

她趕緊讓開,開玩笑,剛才嫂嫂還說讓離這個人遠點兒呢,別看一張臉笑眯眯的,這種人就是陰險加腹黑!

「沈姑娘可是害怕在下!」

蕭佑收回已經伸出的手,背在了後面,肯定的說道!

沈鳶一愣,笑話!她怕過誰!

「蕭公子恐怕得病不淺啊,快去找個郎中看一看!」

越過他,再走!

「姑娘這是何意?」

蕭佑緊跟兩步,眉頭微挑,不明所以。

沈鳶瞄他一眼,將手中袋子放在了地上,揉揉肩膀,爹這都是啥啊,她不過就是裝了點兒筆墨紙硯,然後看他的其書架上,竟還有幾本話本子,就一起裝上,可怎麼這麼重啊!

「自戀病啊!」這下舒服多了,她笑的奸詐。

「自戀病?」蕭佑莫名,那是個什麼玩意。

「就是可能氣血不足(皮膚白的過分),若不管不顧,後續可能口齒生瘡(說話太多),或者體味兒過重(一身香粉味),讓人望而卻步啊」

沈鳶姑娘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沈姑娘既然懂得,那必然是有葯了,在下可否求取一二?」

蕭佑一副真心求葯的模樣。

沈鳶一愣,這人傻了?聽不出來她戲謔他么!

管他呢,這麼重,他要樂意搬就搬吧!

「待尋得藥方,自當送給蕭公子!」

沈鳶姑娘徑直走開,一雙眼瞟了一眼地上的東西。

蕭佑嘴角噙着笑,一手提起地上的包,抖了抖……

「啪!」

一包的東西掉了個乾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