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唳九天:後臨天下》[鳳唳九天:後臨天下] - 第九章 皇帝不行

祁高彥伸出手拿起一個雞蛋,細細地包着蛋殼,指節分明的手在燭光的映襯下顯得格外修長,「臉過來。」

不容置疑的聲音傳來,楚雲瑤雖然不想過去,但還是礙於某人身上無意間散出來的威壓,屁股稍稍往旁邊挪了挪。

「靠着朕這邊的凳子上是有釘子嗎?」

「皇上何出此言?呵呵呵……」楚雲瑤笑的皮笑肉不笑,心中暗暗嘀咕,這個皇帝什麼時候走啊?

「那讓你往這邊挪挪怎麼這麼費勁?」祁高彥說著,兀自朝着這邊坐了坐,那距離就差挨着她了。

不過沒給楚雲瑤反抗的機會,楚雲瑤就覺得臉上一疼,齜牙咧嘴地叫喊道,「你小點勁兒,疼死了!」

奇怪的是,祁高彥這次沒說什麼,手上的動作真的輕了輕,溫熱光滑的雞蛋在臉上滾來滾去,楚雲瑤舒服的嘆渭一聲,「啊,好舒服……」

只是楚雲瑤此話一出,就見到祁高彥的臉色變了變,楚雲瑤後知後覺地才發現她剛才那話是多讓人誤會,於是忙解釋道,「皇上,我不是舒服,我不舒服。」

「嗯?」微調輕揚,像是根本就沒聽出楚雲瑤的言外之意一樣,兀自拿着雞蛋輕按着楚雲瑤的臉。

殿內氣氛一時靜謐,只是在外面偷聽的人聽到這話卻是聽的一滯,楚雲瑤這個人竟然如此不知羞恥地公然gouyin皇上,不行,她得回去稟報主子,讓主子想個辦法!

鸞妃殿內

「此話當真?」

「絕對當真,奴婢親耳聽到的,楚雲瑤那個jian人竟然當著宦官的面就如此行為不端,這樣不知廉恥的女人怎麼擔得起皇后的重任,要我說,能擔得上皇后一職的整個後宮就只有鸞妃您一人了!您一定要沉的住氣啊!」那奴婢顯然是十分了解鸞妃的,知道她愛聽什麼不愛聽什麼,專揀愛聽的說。

「好了,我知道了,這件事我會安排。你先接着去盯着楚雲瑤那個jian人,今日之仇不報,我就不叫楚雲鸞!」鸞妃手中的帕子被攪得死緊,眼裡閃過一絲陰毒!

可惡,皇上不來看她竟然留在那裡守着那個jian人!看來有些事情要提前了。

「楚雲瑤,你也別怪我,怪就怪你擋了我的路,命太硬了,栽贓你那麼多次都讓你逃過,這一次我不會再手軟!」

鸞妃說著,拿起桌上的茶杯高高舉起又落下,茶杯落到地上,發出「啪」的一聲,隨後朝着外面高聲道,「春桃,本宮的茶杯摔了,你進來收拾一下。」

春桃進來後,默默低頭打掃着地上摔壞的茶杯,鸞妃在她經過自己身邊時,默默把一張紙條塞到春桃懷中,隨後打了個哈欠,「哎呀,今天一天真是累了,該好好休息了。」

春桃看了鸞妃一眼,對了一下眼色,隨後默默地收起紙條對着鸞妃說道,「奴婢已經收拾好了,您就寢吧。」

坤寧宮中

楚雲瑤感覺被祁高彥盯着的臉左半邊臉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