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了!新婚夜她竟挑釁戰神王爺!》[瘋了!新婚夜她竟挑釁戰神王爺!] - 第6章 鬼東西,你給老娘滾出來

「夫君你看看,就是這裡,好痛痛~」古清楠費力的拉起自己的裙子想要自證清白。

只是墨瑾煊根本不給她這個機會,更不想去看她的腳,她受傷與否跟他何干!

墨瑾煊狠狠地將古清楠甩在了床上,冷聲道:「再有下次,本王……殺了你!」

古清楠恐懼委屈的將自己縮成一小團,白皙的脖頸上一道醒目的掐痕讓墨瑾煊眉頭皺得更深了。

不過一個傻子罷了!自己何至於把氣出在她身上!

看着墨瑾煊氣洶洶的摔門出去,古清楠眉頭一皺,將掀到一半的裙子放了下去。

她根本沒有受傷,只是她料定墨瑾煊不會去看!

古清楠伸手摸了下自己的脖子,剛剛那一下,自己竟然沒躲開!

外界傳言墨瑾煊武功盡廢,看來不實!

屋外,墨瑾煊冷漠至極的聲音傳了進來。

「沒有本王的命令,王妃哪也不準去!」

「是,王爺。」剛挑選幾個下人回來的青竹小心翼翼的應了一聲。

等墨瑾煊走了之後,青竹才進了屋。

「王妃,您沒事吧!」青竹心疼的安慰古清楠道:「王妃不怕,最起碼您還能在梅雪院自由走動。」

「至於惜月小姐,她和王爺本就是舊識,一身體弱更是因為半年前救治王爺而落下的,所以王爺才會對她特別了一些,往後王妃您遇到惜月小姐,最好是離得遠遠的。」

「哎!」青竹看着呆呆傻傻的古清楠,嘆了口氣,一個傻子能懂自己的話嗎?

「王妃,奴婢看知畫姑娘在外頭,她……」青竹轉了個話題,輕聲問了句。

「知畫說要當楠楠的主子,被夫君抓出去打屁屁了……」古清楠說得十分隨意。

青竹眉頭微皺,更加心疼古清楠了,竟然被一個陪嫁丫鬟給欺負到這地步,太可憐了!

「奴婢知道了。」青竹輕聲應了句,「王妃,您先休息,奴婢讓人燒水,晚些時候喊您沐浴。」

「嬤嬤真好~」古清楠的眼淚說來就來。

青竹心疼的扶着她躺下,給她掖好被子,當看到她脖子上的掐痕時,心裏又疼了一分,王爺怎麼可以狠呢!

出去後,青竹掃了眼知畫,以下犯上本可以直接杖斃或者發賣了,可墨瑾煊只是打了她, 想來……

「哎!」

青竹重重的嘆息一聲,道:「將她扔去低等下人房,從今日起,院子最苦最累的活兒就歸她了,做不好就打,但記得別打死了。」

「是,嬤嬤。」小丫頭應了句,便指揮了兩個小廝將人拉走了。

青竹轉頭看了眼古清楠的方向,搖了搖頭,吩咐人燒水幹活了。

屋裡,躺在床上的古清楠將來不及消化的記憶重新整理了一遍。

只是很奇怪,原主半年前的記憶一片模糊,只隱隱有個什麼師傅。

古清楠能知道的就是,半年前的一天,原主頭部受傷,昏迷在古萬和外頭的莊子里,被人救了起來,醒來後便成了傻子。

那莊子只有一個乳娘帶着孩子,那孩子便是古萬和想要尋來替嫁的女兒,只是乳娘早就視她為親閨女,哪裡肯讓她入火坑替嫁呢!

索性便將救來的傻子頂了上去,反正古家的人甚少見她們,到時候來句女大十八變就好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