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了!新婚夜她竟挑釁戰神王爺!》[瘋了!新婚夜她竟挑釁戰神王爺!] - 第5章 人後我就是你主子

古清楠離開後,和古萬和同桌而食的人調侃道:「侯爺,你家現在困難到這地步了嗎?哎!要是實在揭不開鍋,下官這裡可以幫襯一些,糙米鹹菜還是有的。」

「康大人這就過分了,還糙米鹹菜呢!」另一人鄙視的道:「侯爺,下官可以讓人送些豬下水配着窩窩頭,別有一番滋味,就當改改口味了。」

古萬和臉色變了又變,明知道和這桌人不對付,還坐這邊,簡直是自取其辱!

「呵!多謝幾位的好意,本侯那傻閨女的話你們也信,嘖嘖,幾位該多吃點核桃了!」古萬和冷冷的撂下這句話,直接拂了袖子走人了。

眾人看着古萬和的背影,狂笑不已,之前還不知道是誰說的:本侯的女兒天真無邪,從不說謊~

古清楠跟着青竹一路去了新房,燈籠蠟燭大喜字,入目之處儘是紅。

「青竹嬤嬤,這屋子不是楠楠之的呀!楠楠不喜歡這裡。」古清楠嘟着嘴,她不高興了。

「唉!」青竹嘆了口氣,道:「之前王妃待的那是客房,如今您已經是王妃了,新婚夜自該到喜房來等王爺的。」

古清楠不情願的被青竹拉進了喜房,端坐在喜床上,一雙纖纖玉手不安分的拍着床玩。

「王妃先歇一會兒,奴婢出去打點一下。」青竹無奈嘆了口氣,又對着知畫交代了幾句,方才離開。

偌大的一個婚房只剩下知畫和古清楠,連喜婆都沒有跟來。

「今晚王爺肯定不會來了,你就自己待着吧,我要去休息了。」知畫隨意的扔下一句話,便往着一旁的軟榻而去,準備直接躺上去睡覺了。

「剛剛青竹嬤嬤讓你照顧楠楠的呀!楠楠都還沒睡覺,你怎麼先去休息了呢?」古清楠看着知畫,嘴角淺淺一笑。

「你還真以為自己是王妃呢!還想讓我照顧你?」知畫嫌棄的道:「你不過就是空有一個王妃名頭的傻子!人家王爺看都懶得看你一眼!」

「傻子就是傻子!愚不可及!」知畫衝著古清楠呸了一聲,「若不是二小姐不想嫁,你以為你能頂着侯府嫡女的身份來這裡嗎?」

古清楠靜靜的聽着知畫的叨叨,一邊磕着喜床上的花生紅棗龍眼乾,別說,還挺好吃的。

「勸你別說話了。」良久過後,古清楠才淡淡的蹦出了幾個字。

知畫一時間有些沒回過神來,總覺得剛剛古清楠說話的語氣正常的不像話。

「反正你給我記好了,日後人前你是主子,人後我就是你主子,別想讓我幹活,否則我一定……」

知畫話還沒說完,房門就被一腳踹開了,門外的人一臉陰沉的走了進來,冷冷的掃了眼知畫。

知畫根本沒想到墨瑾煊會來,此刻早已嚇的伏在地上。

「拖下去,杖三十。」墨瑾煊冷聲吩咐了句,立馬便有侍衛上前了。

「王爺,奴婢,奴婢只是和王妃開玩笑的。」知畫顫抖的求饒着,只是墨瑾煊充耳不聞。

古清楠說到底現在也是他瑞王府的王妃,人後當一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