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了!新婚夜她竟挑釁戰神王爺!》[瘋了!新婚夜她竟挑釁戰神王爺!] - 第2章 這門婚事他根本不在乎(2)

看了眼白惜月,道:「還有人看到那二人曾進過古小姐的房間。」

小雀此刻已經渾身發抖,只是還堅持着喊冤,「王爺,奴婢沒有!」

只是這時間線一推,線索一鋪,眾人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一時間,眾人看向小雀他們的目光就變得怪異起來了。

「退下。」墨瑾煊冷冷的道:「吉時已到,拜堂。」

「王爺且慢!」古萬和硬着頭皮道:「王爺這是什麼意思?」

「嗯?」墨瑾煊冷冷的掃了眼古萬和,後者正了正臉色,緊張的調節了下呼吸,道:「小女天真無邪,剛剛這婢女說她與人私奔,小侯便不太相信。」

「小女從未說謊,她剛剛所言王爺也聽到了,難道,難道王爺想仗着權勢,就當這事沒發生過了嗎?」

古萬和說完話,背脊已經冷汗直冒了,可他必須如此。

只要墨瑾煊理虧,往後才不會找他秋後算賬。

墨瑾煊掃了眼地上一跪一坐的小雀和古清楠,他確實有心偏袒了。

「古侯這是準備問罪本王了?」

「小侯不敢!」

「王爺,侯爺,奴婢真的沒說謊!奴婢真的沒見過那二人!」小雀重重的磕了一個頭,倒是顯得古萬和咄咄逼人了。

「這件事日後本王自會查明,你們若是不想拜堂,便滾出去。」墨瑾煊冷眼看了下古萬和,轉而柔聲對着白惜月道:「你身體不好先回去休息,本王等會去看你。」

古萬和渾身抖了下,他相信墨瑾煊真的會讓他們滾出去!

畢竟,這門婚事他本就不在乎!

以前的墨瑾煊是國之戰神,手握兵權叱吒四方,是萬千少女可望不可及的白月光。

可是半年前,墨瑾煊在戰勝歸來的路上着了別人的道,身中劇毒,九死一生。

好不容易撿了一條命,容顏卻毀了,終日帶着半塊面具,聽說武功廢了,某些方面也不行了,哪怕他還是尊貴無比的王爺,古家嫡女古怡也死活不願嫁了。

倒是當年先帝和古家定下這娃娃親的時候,古萬和尚未有女兒,婚書上因此也只寫了嫡女二字。

所以古萬和為了自己最疼愛的女兒,把心一橫,將養在外頭的古清楠由庶變嫡,頂了這門親事。

墨瑾煊對此倒無所謂,一個正妃之位全了先帝旨意倒也合適。

「古侯還不帶着你的女兒滾?」墨瑾煊看着古萬和冷哼了一句,意思再明顯不過了,要是古萬和再揪着這事不放,就是他們不願意遵從先帝旨意了!

古萬和壓下心裏的恐慌和憋屈,對着還坐在地上絮絮叨叨的古清楠道:「楠楠,先拜堂!為父相信皇上和王爺日後都會還你一個公道的!」

這堂必須拜,先帝旨意,他不能違背!

戰神墨瑾煊同樣不是他能一而再再而三去得罪的。

「哦~那楠楠會有糖糖吃了是嗎?」古清楠癟着嘴,從地上蹭了起來,道:「楠楠想吃糖糖~」

「閉嘴!」古萬和將火氣一下子都發在了古清楠身上,「開口閉嘴糖糖糖,怎麼不吃死你!」

古清楠被古萬和嚇得渾身一抖,竟然雙腿發軟,兩聲尖叫同時響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