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了!新婚夜她竟挑釁戰神王爺!》[瘋了!新婚夜她竟挑釁戰神王爺!] - 第1章 新婚夜,她竟敢私奔(2)

卻總覺得後背發涼,似乎被什麼毒物盯上了一般,緩緩的轉過頭去。

就見早已沒了氣息的古清楠正歪着腦袋打量着他們,嘴角的笑意在夕陽下顯得鬼魅凄冷。

她是末世的拾荒人,在整理一堆戰利品的時候,被一道強光強行扯了進去,灌入了一堆混亂的記憶,再睜眼便是這裡了。

「你,你是人是……」兩人話未說完,就見古清楠隨手一揮,兩枚毒藥精準無比的落入二人口腹。

不過轉瞬間,那兩人便倒地抽搐了幾下,沒了氣息。

古清楠冷冷看着那兩人,不知死活的東西!

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上頭有一些不易察覺的細小傷口。

原主之所以毒發,就是因為墨瑾煊的手上沾了葯,那葯本身無毒無色,只帶了一絲不易察覺的香氣,正好與古清楠脖間傷口上殘留的藥物相衝,兩者完全融和,便是劇毒!

好高明的手段,竟然將每個點都算的如此精準!

竟然能猜到墨瑾煊必然會掐着原主的脖子,借他的手神不知鬼不覺的殺了原主。

只是到底是誰?竟然對一個傻子下手?難道是這二人口中的小雀?

思索間,一道微弱的靈力遊走在她的體內,解毒對她來說是小事一樁,只不過這個世界的靈力比起末世竟然還要稀薄。

「小東西,就是你帶我來這裡的?」古清楠素手一翻,看着手心處托着的一棵小草,幽幽的開口道:「你是擔心我一口吃了你,所以帶我來這裡,吃食無憂?」

小草似乎聽懂了她的話,瑟縮的將自己的葉子縮了起來,化作了一個小亮球,直接隱沒在古清楠的空間里。

「膽子這麼小,還能存活於末世,有點意思!」古清楠嘴角微微一勾,起身整了整自己凌亂的的喜服,隨意的抹了把臉上的血漬,離開了馬廄。

既然借用了原主的身子,不幫她找出真相,那是會有報應的!

末世之人最怕的就是報應,因為那比死還恐怖!

只不過這身子中毒後太弱了,古清楠走兩步都覺得有些喘,看來暫時是不能動粗了。

古清楠嘆了口氣,身為末世人,能屈能伸,就暫且做個傻子吧!

稍作整理,古清楠便拖着一身及地喜服往着前院喜堂而去……

而喜堂,早已經熱鬧開了……

「王爺,不好了!」一個婢女驚慌的沖了進來,瞬間吸引了滿堂賓客的目光。

「小雀,何事如此慌張!」墨瑾煊周身冷漠的問了句。

「王爺,奴婢去接古小姐的時候,在房中發現了這封信,古小姐與人私奔了!」小雀立馬跪了下來,神情慌亂的說了句。

「來人,查!」墨瑾煊面無表情的吩咐了句,看不出喜怒。

倒是一旁的定文侯古萬和憤然道:「王爺,小女天真無邪,怎麼可能留書做出這等事!」

「侯爺,信在此,您若不信,大可看看上頭的筆跡是否屬於古小姐!」小雀信誓旦旦的說了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