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了!新婚夜她竟挑釁戰神王爺!》[瘋了!新婚夜她竟挑釁戰神王爺!] - 第10章 一代高手竟然叫肥皂?

古清楠在賭,賭這人出手就是殺招,後邊必然有圍堵他的人!

初到異世,她必須有自己的資本,能讓一個強者欠她人情,日後可能就是救命的本錢!

「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人,也懶得打聽。但能把你傷成如此的人,絕非泛泛之輩,我可以幫你治傷,幫你躲過後頭的那些人。」古清楠淡淡的開了口。

「找死!」那人快速的調息,眼神依舊冰冷刺骨。

「我不過就是一個小小女子,死不足惜,難道閣下不惜命?想來那些人很快就能追上來了吧!」古清楠不懼反笑,嘴角輕勾,「再說了,以如今你的傷勢,我若奮力反擊,逃跑或者同歸於盡,也未嘗不可能。」

那人神色一冷,一路過來,凡是見過他的人,皆被滅口。

古清楠是唯一一個能反手傷他的人。

「我不是一個善人,不會平白救你,我要你答應我一個要求,他日我若性命攸關,你必救我!」古清楠見那人眼中閃過遲疑,趁熱打鐵說了句。

「你若騙我,本尊會讓你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那人冷漠的看着古清楠。

古清楠也隨他打量,嘴角微勾,緩緩的向他走去。

「我幫你控制傷勢,你身後的尾巴,我幫你支開。」古清楠話落,手指輕輕搭上那人的手腕。

那人全程警惕的盯着古清楠,若是發覺一絲異常,古清楠必死無疑!

「你的內傷很重,而且體內有東西,忍着,會很痛。」古清楠眉頭微皺,伸手,在他的幾處大穴上用力點了幾下。

那幾下,是真的疼,若不是疼痛過後立馬感覺身子變輕鬆了,他能一掌拍死古清楠。

「別用內力,我不想死。」古清楠秀眉微蹙,一掌壓了下去,不滿的瞪了眼那人。

他剛剛確實想要用內力幫着逼出體內之物,卻……被凶了,他還是第一次被人凶,被一個女人凶,還是在這種時候,竟莫名有些羞澀。

古清楠藉助靈力修復他的傷勢,配合銀針,將他體內的東西一點點的逼出,竟然是兩枚鋼針!

若非他內力深厚,武功高強,這鋼針就算要不了命,也絕不可能一路殺人滅口的疾馳而來。

那人也知道古清楠為何凶他了,若是藉著他的內力,這鋼針確實會很快出來,可也必然藉著衝勁進入古清楠身體里。

「吃藥,趕緊走!」古清楠臉色蒼白的從空間里取出內傷葯和止血藥。

用靈力給別人治傷,讓她的身體又虛弱了幾分。

那人甚至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古清楠一下子掐着下巴,把葯給送進去了。

「你……」

「再不走,那些人可就來了!」古清楠聲音清冷的說了句。

「這個人情本尊記下了。」那人直接扔給古清楠一枚令牌,道:「今日之事若傳出去,本尊滅你滿門。」

「嘿,你叫什麼呀?」古清楠看着那翻牆出去的背影,突然想起這個嚴肅的問題。

「斐詔。」遠遠的傳來二字。

「額……一代高手竟然叫肥皂?」古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