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流的末世大佬小嬌妻》[頂流的末世大佬小嬌妻] - 第9章 夢中的原鹿寧

床上的鹿寧頭疼得要炸掉了。

像是在夢裡一般,光怪陸離地,既熟悉又陌生。

突然有人狠狠地攥着她的頭髮,惡魔般地附在鹿寧的耳邊說道:「你若是不聽話,我立刻讓人把沈晉帶過來代替你。」

鹿寧在聽到沈晉兩個字的時候,心突然就揪了起來,那種無助的屈辱感,激得她眼淚控制不住地顆顆滴落。

眾人開始窸窸窣窣,嘲諷地看着跪在地上的鹿寧,像是在看一個低賤骯髒的螻蟻一般,肆意恥笑,辱罵,詆毀。

鹿寧強忍淚水,想着那個溫潤如玉的沈晉,生生忍下了這些不堪入耳的言語。

顧飛俯下身,在鹿寧的耳畔再次問道:「若是你肯說一句,讓沈晉來代替你,我就放過你,怎麼樣?」

鹿寧內心痛苦地撕扯着,不可以,她不能讓那個明媚溫柔的少年受到傷害。

顧飛看到鹿寧那緊咬的牙關,一副即便自己受到傷害也不願讓人傷害到沈晉的模樣,內心的怒火已經燒掉了他所有的理智。

鹿寧像是陷入濃稠而黑暗的沼澤地一樣,她想逃離,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她怎麼都掙脫不開。

鹿寧莫名的心慌,整個人無助到驚顫。

最後,鹿媛在鹿寧的耳邊殘忍地說著:「你知道,這一場遊戲,沈晉一直在看嗎?」

「你知道,就是沈晉把你推薦給李彌導演嗎?」

「你知道,沈晉為了一個男一的角色,把你出賣了嗎?」

「你知道,其實沈晉他並不是你心愛的阿南嗎?哈哈哈,蠢貨!」

一句一句,像是帶着尖銳的榔頭,重擊在鹿寧的心上,疼得她肝腸寸斷,痛不欲生。

她那顆破敗不堪的心,被那些言語肆意剜着血肉,鮮血淋漓。

而後鹿寧整個人像是被抽幹了精氣神一樣,雙眼暴突着,一口鮮血猛噴了出來。

一個帶着暴怒聲的人影沖了進來,然後抱着鹿寧吼得撕心裂肺,只是鹿寧已經再也沒有力氣睜開眼睛了,手也徹底地垂落下來。

鹿寧陡然驚醒,而在一旁休息的歷稷也被鹿寧那一聲「不要」驚醒了。

鹿寧的額頭沁出細密的汗水,腦海中驚恐地閃現出夢中的場景。

歷稷以為鹿寧是哪裡疼了,立刻上前查問,只是話還沒說出口,就被鹿寧一把狠狠扼住了喉嚨。

歷稷也緊繃著身體,如墨漆黑的瞳孔,直直地看着鹿寧那狠厲的雙眸。

他能感受到凜冽的殺氣。

鹿寧是真的想殺他!

歷稷緊張地看着鹿寧,眸底閃着警惕和陰冷,似乎只要鹿寧再進一步動作,他也會立刻毫不客氣地反擊回去。

但是,鹿寧也只是晃神片刻,馬上就意識到自己好像弄錯人了,立刻放開,啞聲道:「對不起。」

脖子安全的歷稷眸底陰冷漸漸散去。

他開始好奇鹿寧是經歷過了什麼,怎麼會有這麼敏捷而精準的動作,完全不像傳說中那個木訥膽小怯懦的鹿家大小姐。

「沒關係,不過,你身上的傷口剛剛包紮好,劇烈的動作最近還是少做點,免得傷口裂開。」歷稷摸了摸自己的脖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