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流的末世大佬小嬌妻》[頂流的末世大佬小嬌妻] - 第8章 道歉

鹿媛倒是能伸能屈的人,在看到局面一邊倒的時候,立刻上前靠近鹿寧,但是卻被老母雞一樣的歷稷擋住。

歷稷看着不穩的鹿寧,微微將人攏在懷裡,免得那副了沒有眼力見的醜八怪衝撞到了鹿寧此時虛弱的身子。

鹿媛只能隔着歷稷說道:「姐姐,我們是你在世上為數不多的親人了,你確定要如此心狠,把我們趕出去嗎?我爸媽這些年對你多好,難道白疼你了嗎?」

以鹿寧的性格,肯定是不敢的,鹿媛有這個信心。

哪料,鹿寧只是虛弱地冷笑道:「親人?對我好?蟄伏几年,不就是為了我鹿家的財產嗎?別說得那麼好聽,那麼冠冕堂皇了。是人是鬼,大家心裏明鏡似的,你又不是麻袋,裝什麼裝。虛情假意侵佔財物,這種親人,不要也罷,還不如路上撿來的陌生人。」

鹿寧不想和鹿老二一家牽扯不清,原主就是被鹿老二一家給賣了,自己肯定要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斬斷和鹿老二一家的關係,免得外人不知道,還以為鹿敏沅能夠做得了她鹿寧的主。

想起記憶中,那個油膩的生意人劉業昌說的那句:「你二叔把你這一晚上賣給我了。」

鹿寧就覺得噁心,人也莫名地冷顫了起來。

歷稷意識到了鹿寧的不對勁,骨節分明的手指覆上了鹿寧的額頭,該死的,竟然發燒了。

歷稷立刻氣場全開,「張所長,你的職責是護一方安寧,如今事情發生在你的地盤,若是你處理不來,我只能一層一層往上面反饋你的不作為了。」

張所長神情一震,立刻開始疏散在場的人員,將鹿家一家三口往外面押走。

薛菲菲既難堪又憤怒,直接推搡着嘶吼道:「鹿寧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小雜種,你不得好死,你就該早早地下去陪你那短命的父母和哥哥…啊!!」

只見剛剛進門的幾個黑西裝男人,其中一個領頭的在歷稷的示意下,直接將薛菲菲那張臭嘴卸了。

眾人瞬間靜若鵪鶉,一個個縮着腦袋,老老實實地往門外走。

鹿敏沅那張白嫩的圓臉也氣得青紫,只能到時候再想辦法好好懲治一下這個目無尊長的小畜生了。

鹿媛狠狠地絞着裙擺,今日本來是自己的好日子,她不僅成年了,還正式成為了鹿家大小姐。

本來以為能夠好好教訓一下鹿寧,沒想到自己一家倒是被趕了出去。

沈晉被推得惱怒了起來,質問道:「鹿寧,你這樣未免有點太過分了吧,難道你連我都要趕走嗎?」

歷稷不知道鹿寧和沈晉到底是什麼關係,所以還是尊重地沒有說話。

鹿寧見識到了這個男人的厚臉皮了,揚起下巴,嗤之以鼻道:「怎麼,你是覺得自己是什麼金貴寶貝蛋嗎?我還要親自抱着你扔出去不成?趕緊給我滾蛋,我嫌臟。」

「你…」沈晉還沒說完,就被歷稷的保鏢韓騏一把推了出去。

廢話真多。

「等等。」歷稷突然開口道:「這幾個,先道歉了再走。」

韓騏幾人看着歷稷指着的那幾個人,麻溜地將人提了過來。

「鹿寧,我是你二叔,讓我向你道歉,你這是要遭天譴的。」被抓回來的鹿敏沅瞪着圓溜溜的大眼睛怒道。

韓騏一個腳就踢到了鹿敏沅的膝蓋彎,膝蓋骨重重磕在地板上的聲音,嚇住了在場的每一個人。

「廢話真多,趕緊道歉,還有你,看什麼看,道歉。」韓騏一巴掌拍在了沈晉那打理精緻的腦門上。

沈晉一絲不苟的髮型瞬間垂落了几絲額發,顯得有點狼狽。

沈晉死死地盯着鹿寧,想讓鹿寧識相地開口讓他離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