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級豪婿:我的七個師姐狂寵我》[頂級豪婿:我的七個師姐狂寵我] - 第5章

第5章任少東的話一出。
在場的花背大漢圍住秦風,準備開撕。
夏雨荷急得都快哭了。
秦風裝傻充愣,玩耍夏海濤也就算了,故伎重施,整的還是老套路,和猴精耍心眼兒,不是找死嗎!
看樣子,這男人還真傻的實惠。
也不知道換換套路,用其他方法,把任少東騙走。
夏雨荷失笑,覺得自己是不是傻了,如果秦風有那麼多心眼兒,夏海濤怎麼可能把他找來,和她生小孩。
你們要幹什麼,幹什麼,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你們不可以這樣,否則,我會找律師告你們,說你們欺負智障。」
夏雨荷護着秦風,頓時惹得眾人哈哈大笑。
美人兒,你先別急。」
事得一件一件的辦,飯得一口一口的吃,等咱們東少爺辦完了這傻子,便輪到咱們少爺和你溫情。」
花背統領玩味的看着夏雨荷。
等你給我家少主懷上個小少主,讓我家少主拿到那筆遺產,得個便宜兒子,那得多愜意啊!」
花背統領描述着美好場景,氣氛歡快異常。
呵呵……又是一聲格格不入的傻笑。
再次被傻子嘲笑。
在場的無論是花背大漢,還是任少東,頓時惱了。
你一個傻子,誰給你的膽量,讓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嘲笑我家少主。」
知道我家少主誰嗎?」
江州十大惡少,不不不,十大名少。」
我家少主,指頭縫裡拉拉的零錢,換成鋼蹦,都能把你砸死。」
秦風撓頭傻笑,木訥的盯着任少東,竟然把桀驁不馴的任少東,給看毛了。
信不信抽死你?」
任少東揚起手臂,準備一巴掌扇過去,可他的手舉在半空,突然僵住。
這時他突然想起,從他被盯上,到憤怒,再到揚起手臂,他的行動軌跡,怎麼跟夏海濤一模一樣。
連說的話,都一個調調。
突然間,任少東有一個不祥的預感。
死傻子,你再傻笑,老子給你扔江里餵魚。」
沒機會了,你沒那個機會了!」
秦風木訥一笑,使勁兒的撓了撓頭。
才把目光看向夏雨荷。
我家雨荷這幾天都不是那個期,等我老婆那個期的時候,你的墳頭草都長一尺多高了。」
啥玩意?」
任少東噌的一下子蹦起,來到秦風面前,一把揪住秦風領口。
你個死傻子,你敢再說一遍?」
任少東怒不可遏,身邊保鏢躍躍欲試。
有着一種,只要他們主子一個眼神,他們就會把秦風大卸八塊。
秦風呵呵傻笑,看傻子一樣看着任少東。
甭說一遍,就算再說十遍百遍,都是一樣。」
你有在我這兒浪費的時間,還不如帶人離開,甭說我老婆不讓你種,就算同意,你也沒那個命享受啊!」
這會兒你家後院着火了,任少年聯合你家第二支,背後捅刀子,等他把你患有絕症,把重度梅毒的那個女伴弄死的事,公佈於眾,你便提前死翹翹了,哪有時間玩別人老婆。」
你放屁,我家年會,還得好幾天才能開呢?
任少年怎麼發動第二支?」
不信,你打電話啊?」
秦風摳嘴傻笑。
彷彿看傻子一樣看着任少東。
任少東心下一凜,鬆開了秦風衣領,迫不及待的掏出手機。
少爺,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負責信息的跟班氣喘吁吁,跑到任少東面前。
少爺,任少年帶着第二支,氣勢洶洶的往咱們主家趕,看那意思是對少爺您來的!」
任少東聞言,眼神猛的一抽,再看秦風,眼底深處淡出一抹不一樣的神色。
這傻子的嘴怎麼好像開光了?
說啥是啥,沒一件事跑空。
任少東惡狠狠的瞅了一眼秦風,小子,給老子等着。」
還有,給老子聽好了,別他媽惦記夏雨荷,她不是你能招惹得起的。」
撂下狠話,任少東大手一揮,帶着所有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