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級豪婿:我的七個師姐狂寵我》[頂級豪婿:我的七個師姐狂寵我] - 第2章

第2章夏海濤手下,很快就端來杯黃湯,上面還漂浮着幾口口水。
夏海濤嫌棄的捏着鼻子,下意識的抬手扇了扇刺鼻的味道。
這味兒!」
夏海濤衝著秦風咧了咧嘴。
便宜姐夫,特意給你準備的百家水!」
夏海濤玩味大笑,身邊女伴,和幾個夏家子侄,也都精彩艷艷的看着秦風。
喝吧,喝吧!
喝了它,我姐就是你的了。」
夏海濤誘道。
喝?」
喝了它?」
眾人起鬨。
一道道異樣的目光看向秦風,有憐憫,有玩味,大多數人的心裏,都在等待秦風,想他怎麼喝這百家水。
秦風撓撓頭,生怕別人不知他少根筋。
憨憨的看着夏海濤,傻傻一笑。
這是給我喝的?」
不是你喝,難道是我喝?」
夏海濤道。
夏海濤的話,頓時引起幾個艷麗女人掩嘴嬌笑,看樣子濤少爺找來的這人,還真夠傻。
嘲笑聲中,秦風身形陡然跨出一步,抬手捏住夏海濤嘴巴,勢大力沉,瞬間撬開了他的嘴。
咕咚咕咚咕咚。
夏海濤下意識的吞咽。
整整一杯百家水,在秦風的憨笑聲中灌了進去。
你喝,你喝。」
秦風拍着手,呵呵傻笑。
夏海濤一頓乾嘔,差點沒把膽汁吐出來。
這傻子,還真傻透了腔,怎麼就聽不懂他說的是反話。
夏海濤又是摳嗓子,又是漱口,忙活了好一會兒,才氣急敗壞,準備對秦風下手。
門口禮官大聲喝喊:吉時已到,在場來往賓客,雙方父母就坐,夏家千金夏雨荷與秦家秦風婚禮開始。」
隨着禮官一聲喝喊,夏家的親朋好友,來往賓客紛紛落座。
這時,角門大開,身着潔白婚紗,頭戴桂冠的夏雨荷坐着輪椅,被童男童女推着步入殿堂。
煙熏妝覆蓋著一如既往的頹喪。
女人淡淡的憂傷,和冰美的眸子,潔白的婚紗,閃爍光芒的桂冠完美結合在一起。
雖然沒有其他新娘的亭亭玉立,卻多了一分恬靜,宛如神仙姐姐的超凡脫俗。
即使夏雨荷是被人推着出來,依舊光彩艷艷,冠絕八方,讓人眼前一亮。
眾人心中暗嘆,不愧是江州第一美人。
嘩啦啦。
婚宴大廳的另一面角門被人推開。
以夏海濤為首的幾名紈絝,和幾個艷麗女伴,簇擁着新郎秦風跨入殿堂。
新郎一如既往的傻氣,曝光的時候,還少根筋的撓撓頭,憨憨一笑。
哇。
掌聲雷動。
婚宴賓客,除了夏家子侄,便是合作商,親朋好友。
所以,來往賓客一個是赴宴,另一個就是看夏雨荷和傻子秦風笑話。
任誰都知道,這場婚宴是濤少爺一手策劃的。
濤少爺。」
濤少爺。」
夏海濤壓了壓手,結果胃裡的翻江倒海,還是讓他不停的乾嘔。
各位,今天是我堂姐和堂姐夫的大喜日子,向大家介紹一下,這傻,不,這位是…我堂姐夫,秦風。」
夏海濤一拉秦風,給大家鞠個躬吧!」
呵呵。
秦風撓了撓頭。
小舅子,好不好喝?」
秦風無裡頭的話,頓時引起騷動。
來往賓客心知秦風是家族爭權奪利的產物,卻也沒想到,秦風傻到這個份上。
夏雨荷皺了皺眉。
自打秦風在她身上亂圈亂點,褻瀆之後,她的心,莫名的一絲異樣。
看着自帶傻氣的秦風,不知為什麼,總覺得男人哪裡不對,至於哪裡不對,一時間還說不清楚。
不過她清楚的是,她的身體每個細胞都在發生改變,似乎一種無形的力量在體內形成,即將衝破某一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