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展鴻圖》[大展鴻圖] - 第1章風雲突變

  張東峰現在很背時、很倒霉!
  海天市江東縣委書記朱宏華被人實名舉報,說是存在收受賄賂、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等嚴重問題。
  曲江省紀委接到舉報後,專門成立調查組來到江東縣進行核查。
  由於是實名舉報,海天市委緊急召開常委會,並報請曲江省委同意,決定對朱宏華進行停職檢查,由縣委副書記、縣長任建明主持縣委工作。
  當然,省紀委調查組分別傳喚朱宏華的妻子、秘書、司機等相關人員協助調查。
  過了一天,朱宏華的妻子黃穎瑩就交待了一些問題,承認自己瞞着朱宏華收受過一些人以各種名義送的錢物。
  她聲稱,朱宏華對家人要求很嚴格,一再教育自己不準收受任何人送來的錢物,是自己貪財,總覺得現在社會風氣就這樣,不收白不收。
  省紀委調查組把朱宏華的專職秘書張東峰找來,勸導他不要有什麼思想包袱,配合調查組把朱宏華的問題說清楚就行,「張東峰,我們知道你文筆很好,人稱江東縣第一支筆,是朱宏華親自把你從學校里調來,深得他的賞識和信任,對你來說有知遇之恩,但在大事大非上、原則和底線問題上,你要拋開個人恩怨,把朱宏華的問題講清楚,這是黨性的要求。」
  其實上,自從得知朱宏華被實名舉報,張東峰就沒有睡好覺,他知道曲江省或海天市紀委調查組肯定要找自己了解朱宏華的情況,到時候自己應該說什麼?
怎麼說?
  經過一番考慮和權衡,張東峰心裏有了打算,此時他向省紀委調查組表示:「我知道的情況都已經說了,不知道的情況,我不可能胡編亂造。」
  「朱書記平時對我要求很嚴格,他不止一次警告過我,我要是打着他的旗號謀取私利,秘書工作就干到頭了。」
  「他對我提出這樣的要求,他自己也是這樣做的。」
  張東峰這樣的回應當然讓省紀委調查組成員很不滿意,在他們的潛意識裡,張東峰如此受朱宏華器重,肯定會幫朱宏華做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
  要知道,在絕大多數落馬的領導中,專職秘書往往起着掮客作用。
  經過一番誘導後,看到張東峰還是沒有進行交待,某個失去耐心的調查組成員拍着桌子進行警告:「張東峰,我告訴你,你在這裡好好想想,什麼時候想好了、講清楚了,才能出去。」
  張東峰已經被強制失去人身自由好多天了,心裏正煩燥着,現在便直接開始叫板:「我確實沒有發現朱書記有什麼問題,作為黨員,我不能亂說。」
  事後回想,張東峰也覺得有些後悔,「亂說」這二個字用得不好!
難道省紀委調查組成員是要你「亂說」嗎?
  其實上,省紀委調查組還沒有找他協助調查時,江東縣的一些領導已經出面找張東峰談過話,有規勸的、有警告的、也有暗示甚至許願的,只是張東峰都不為所動,一口咬定:「各位領導,我是真不知道朱書記有什麼問題。」
  「也許朱書記確實存在各種問題,但他肯定避開我在操作。
我確實不清楚、也從來沒有參與過。」
  這些話,別人當然不相信,於是在大家看來,張東峰完全是不識好歹、不識時務。
  當然,也有人提醒:「作為縣委書記的專職秘書,權力大、接觸機密多,張東峰自己就有問題!」
  省紀委調查組成員經過商議,決定對張東峰同樣進行「必要的審查」。
  在江東縣紀委、縣委辦的協助下,省紀委調查組成員「仔細檢查」了張東峰的辦公室和住處。
  在辦公室一無所獲。
在張東峰的住處,這些人找到了一張銀行卡,經過核查,其實是工資卡,裏面餘額只有二萬多元。
  調查組成員還到各家銀行進行檢查,沒查到張東峰名下有其它的存款賬戶。
  接着,省紀委調查組的一個成員和江東縣紀委工作人員來到張東峰的家鄉進行調查,了解到的情況更是出乎意外。
  張東峰這幾年的收入主要幫父母親重新裝修了房屋,所花費用與張東峰的收入符合,同時他還資助了幾名困難學生。
  村支書還不知道張東峰面臨的情況,還以為是組織上要提拔張東峰,一個勁地稱讚張東峰是好人,是村裡年輕人學習的榜樣。
  正是在張東峰老家了解到的情況,動搖了省紀委調查組成員進一步查處的決心,有人居然感嘆:「說實話,對於這樣的專職秘書,不忍心下手。」
  調查組組長、省紀委第三監察室主任汪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