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呔,妖怪哪裡逃》[呔,妖怪哪裡逃] - 第3章 這就轉行啦?(2)

保護我了。你一定要加油啊,知道嗎?」

看着她神采奕奕的翻着手機,陸朗怎麼也不相信她是之前那個永遠溫柔膽小的,笑着跟辦公室所有人都打招呼的小女孩。

她拿起一邊的紙寫了起來:「我現在就把計劃列出來,明天我們倆去離職,所以從後天開始哈?」

她又想了一想:「不止要有健身計劃,營養計劃也要跟上!哎,可是我不會做飯哎,但是我看做起來挺簡單的······」

陸朗轉過身去看着沙發上看着二郎神電視劇的倉木,試圖從他的臉上能得到什麼信息。

可是他還是那副面無表情地樣子,就算是電視里二郎神被按在地上錘,他的眼神都沒有任何的變化。

陸朗想不通的點又多了一個,怎麼他們都喜歡這個版本的二郎神?山神甚至化形都照着焦恩俊二郎神的樣子來的。

「別看了,我平時是不會出現的,我們經常出現在人間,不好。所以你們兩個好好相處,關鍵時刻,你們只能依靠彼此。」

聽聽,這是人話嗎?把我們牽扯進來,然後說自己不會經常在。

第二天一早,陸朗就被微微的電話吵醒了。

「起床啦起床啦,雖然我們的健身計劃明天才開始,但是鍛煉是要立馬開始的事情!我已經在你樓下了,趕緊下來!」

陸朗看了看手機上,才六點啊!

「就連周末也沒有嗎?」

「啊?鍛煉的人還需要周末?不,你不需要。」

陸朗抬手按了按眼睛,哎。

雖然想說些什麼,但是微微說的好有道理啊,陸朗竟無言以對。

跑步的一路上,陸朗都在想,微微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女子。

有錢還溫柔,身上沒有那些富二代的壞習性,學歷高智商高,還有些傻乎乎的彪悍。本來兩個人最多只能算是同事,可是現在,兩人卻是一條繩上的螞蚱。

自己是因為有事想做才答應的倉木,那麼微微呢?她想得到什麼?

過紅綠燈時,看着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微微深深的嘆了口氣。

「怎麼了?是不是跑不動了?」陸朗打趣的看着微微。

「不是啊,自從媽媽被花妖附身,我現在看着這些人,看誰都像是妖怪。不管看誰吧,都老覺得人家體內一定藏着妖。」

陸朗看着路上這些忙忙碌碌的人,實不相瞞啊,其實陸朗自己也是啊。

你瞧那個手裡提着刀還圍着帶血的圍裙走進菜市場的男人是不是一臉兇相,再看那個一邊抽着煙一邊皺着眉頭走着的男人是不是也像是有什麼奇怪的氛圍·······

算了算了,不看了,看着看着老是覺得這個世上就沒有純粹的人了。

好不容易跑完步,時間也到八點了。陸朗隨便收拾了一下,就往公司去。

當時為了方便上班,在公司附近的公寓樓租房子,真是一件最明智的事情了。

可是陸朗剛剛走進辦公室,卻發現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有的是悄悄打量,有的則是光明正大的看着。那些人的眼神里甚至還帶着一絲絲敵意,難道自己做了什麼得罪他們了?也沒有啊。

「哎哎哎,他們怎麼這麼看着我啊」陸朗走到微微面前小聲的問。

「啊?你不知道嗎?」微微打量着陸朗。

「你別鬧啊,我哪知道啊。」

「昨晚上公司系統發了公告讓你當部門經理啊,你沒看見?我以為你看見了,所以今早上就沒跟你提。」

「啥?我?為什麼啊?」

看着微微眼睛裏帶着的笑意,陸朗大概是知道了。

陸朗沒再說什麼,微微眼神示意了一下,陸朗便跟着她往樓上走去。

剛到老闆辦公室,老闆直接迎了上來:「這就是小陸吧,快坐快坐。」陸朗一臉懵逼的坐在沙發上。

「小陸啊,你別不好意思。我會提拔一個副經理上來,部門的事務他把關就好了,你只需要等着拿工資就好了。我也知道,你跟微微接下來有別的事情要去做。」

老闆都這麼說了,看着微微一副不以為意的樣子在那摸着老闆桌子上的壽山石,陸朗也不再多說什麼。

「嗯····那個微微媽媽啊醫院那邊已經告訴我們了,只要休養幾個月就可以了。」

「啊,那個啊,她的狀況其實不嚴重的······」

「那······你能跟我說說嗎?她是被誰害了下了所謂的蠱還是?」

「害她的·····不是人······」

老闆一下就坐直了身體,雖然說這個公司不算是多有名,但是每年全國五十強房企有這家公司的一席之地,對於一個算是草根出身的人來說,已經很不容易了。更何況,這麼多年商場上的交鋒,誰敢說自己沒有得罪過人呢?

「啊?不是人?那是鬼?哎呀,不瞞你說呀小陸,自從微微媽媽身體不好了以後,就連我這公司啊,我都老覺得有股微微媽媽身上的味道,這味道以前都沒有的······」

「嗯,老闆,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我還是得去問問阿姨才能下定論。」

「行,那咱們現在就去吧!」

陸朗自己都還是個剛入門的人,實在是不敢多說什麼,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