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呔,妖怪哪裡逃》[呔,妖怪哪裡逃] - 第3章 這就轉行啦?

經過這兩次的抓妖經驗,陸朗明白了,身體是革命的本錢。

不管是召喚妖怪,還是維持體力驅動妖怪,都需要有強大的體力。雖然說倉木跟自己說要是體力不支暈倒的話,也不會死人的,只是說體力不支的情況下,陸朗神識中出現的所有的妖怪,陸朗只能看得見自己能駕馭的,但目前陸朗能召喚的全是些低級妖怪,但凡真的遇到點急事,陸朗最多只能保證不死而已。

而這些人,對於倉木來說,就像陸朗看兩歲小朋友一樣。而對於山神來說,看他們跟看路邊的一棵草差不多。

在別人眼裡十分厲害的妖怪,要是真的遇見了大妖怪,也只有被打的份。

就像昨天召喚出來的祝回,陸朗的體力僅僅能支撐兩三分鐘,雖然第一次陸朗能明顯的感覺到沒有第一次那麼累,也沒有第一次時間短。但是祝回不過是神識中出現的最末等的妖怪罷了,只是碰巧,那對花妖,一個剛化形,一個因為害了人類被削了修為,陸朗剛好撿漏了而已。

當陸朗再次醒來,已經是第二天的十點半了。剛驚慌失措的從床上爬起來準備去上班,便看見手機上微微發來的微信:「陸哥,我已經幫你請假了,你今天就好好休息吧!」

看到消息陸朗把手中的電腦包往沙發上一扔,人也跟着躺下去。

經過這麼一嚇,也徹底絕了再回去睡個回籠覺的想法。

躺在沙發上仔細思索着昨天的經歷,想着想着思想去跑偏了。

咱就是說,微微跟老闆到底是什麼關係?

沾染上一樣品種的花妖便不說了,微微居然還能越級幫自己請假。要知道,公司請假是必須要走自己完成線上流程的。再加上傳說中微微的媽媽是小三······這一刻,陸朗感覺自己好像吃到了什麼了不起的瓜。

正在想着,突然有人敲門。

打開門發現,門外站着的居然是倉木和微微!

倉木也不客氣,直接走到沙發上斜躺着。這一幕,讓跟在他後面的微微看的眼睛都亮了。

你想呀,一個長得好看,身材高大,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男人,哪怕他整個人葛優躺,也是霸氣好看的。

莫名有一種慵懶的霸道總裁范,再看看微微的眼神······大約是某種未知的情愫。

「喏,給你!」倉木將拿出一疊紙放在茶几上。

微微走過去乖巧矜持的坐在倉木的邊上。

「你們倆怎麼一起來了?」比起這疊紙,陸朗更關心他們兩個一起出現這件事。

「我好不容易在你身邊找到一個小妖,就趕緊找個機會給你練練手了啊。」倉木滿不在乎的把玩着手裡不知道從哪裡來的樹枝。

沙發上明顯已經不夠陸朗坐了,陸朗只好席地而坐,坐在了他們的對面,順手拿起茶几上的紙。

上面居然是市中心一家別墅的轉讓手續和陸朗道士的相關資質。

「啊?我做道士?」高中以前,陸朗只見過自己村的神婆,更何況大學學的是金融啊,跟道士更是八竿子打不着的關係。

「是,道士。那些被妖怪纏住的人大部分精神或者身體都會出現問題,所以道士是最好的選擇。哎,幸好現在雖然是21世紀,但還是有封建的東西在。」

「這你是怎麼弄來的?」這玩意犯法啊倉木!

「這你就不用管了,不就是讓你在那裡任職而已,又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再說了,那家店,本身就······」那店本身就怎麼樣,倉木沒有再接著說下去。

一邊的微微說話了:「我可以做你的助手!這樣的話你們也不用擔心招一個新的助手來被發現了,而且我們都認識那麼久了,你現在找別人還不如找我呢!」

陸朗看了看倉木,見倉木沒有反駁的意思,陸朗就知道,他和微微的見面並不是巧合。

甚至可以說,從微微關注到陸朗收了第一個花妖開始,這一切就都是被安排好的。

「而且啊,我大學學的就是心理學!要是真的有人是因為心理問題來的,我也可以幫你啊,是不是?」微微滿臉期待的看着陸朗,見陸朗沉默,又轉過頭去看倉木。

「嗯,那就你了。」倉木坐直了身體,隨意的說。

嘿,合著今天來就是通知自己一聲唄。

就這麼一早上的時間,陸朗就從一個普通的房地產公司的普通打工人,搖身一變,成為了在市中心黃金地段擁有一個別墅的人了。

不管是微微的直爽性格,還是倉木的高深莫測。以後不管怎麼樣,陸朗三個人,算是徹底被綁在一條船上了。

倉木還是那副高深莫測的樣子坐在沙發上玩着手機,而陸朗面臨將來要成為一個道士而惶恐的看着倉木不知道哪裡拿出來的一本易經。

「啊~我知道了,那也就是說,你昨天幫我抓了我們家的妖以後那麼累,是因為你不行啊。」

「你這話我可就不愛聽了,什麼叫我不行啊,我只是身體素質不太行!」微微的這句話可多少是有些氣人了。

「哎呀,隨便啦,不都一樣嘛」微微翻着手機里的健身信息,滿不在乎的說。

「那這樣吧,我既然已經成為你的助手了,那從現在開始,我就要對你的衣食住行負責。尤其是提高你的身體素質,是最重要的。倉木可是說了,我不能擁有你的能力,只能靠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