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劇本里的炮灰女》[穿成劇本里的炮灰女] - 第1章

秦舒舒被一個尖銳的聲音吵醒了,腦袋昏昏沉沉的,身上也有點黏糊糊的感覺,眼裡一片茫然。
目光所及的是灰黃色的天花板,身下躺的床是幾塊木板拼湊而成的,門邊放着一張滿是蛀蟲的方桌,上面擺着一個像民國時期老式的藤夾,藤夾上面放着幾件有補丁的衣服,旁邊還放着一個茶壺和一個白色的粗瓷碗。
這是哪兒?
「死了沒有,沒死趕緊起來,你還想裝病做大小姐,等着我伺候你起床,是嗎?」
一個尖酸刻薄的聲音又在門外響起,而且還把木板門敲的搖搖欲墜。
秦舒舒聽到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她的腦海一痛,緊接着湧入了許多不屬於她的記憶。
她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原來她穿到一部她看過的電視劇裏面,上一刻她還無聊的跟一起旅遊的人就這部劇共同探討了劇情,吐槽說劇中的女配愛的卑微,活的凄慘。
下一秒她就穿過來了,而且女主還和她同住一個屋檐下!
原主為這個家做牛做馬,活生生的把一雙手磨得粗糲不堪。
女主卻是她大姨父的親侄女,十指不沾陽春水,更是大院子裏面的子弟愛慕的對象。
同樣是寄人籬下,女主與原主在大姨家的區別對待,可謂是差天別地。
門外尖叫的人是原主大姨的女兒,平時稍有不順心就原主百般刁難,處處挑刺,看不起原主,說原主是個剋死父母的災星,低賤的泥腿子,在她家就是個討飯的乞丐。
秦舒舒即使看了一遍劇,也比不上原主留給她的記憶那麼氣憤,她不知道該罵原主懦弱無能,還是該心疼她善良得愚蠢。
你當人家是一家人,可是人家把你當作隨意打罵的牲口,即使你再怎麼重情義,終歸也有個限度吧。
秦舒舒聽着門外還在拍打的聲音,她心頭不禁的湧起一股怒火,下床拉開搖搖欲墜的門。
門外的何翠花想不到門突然之間被打開,她差點失去平衡,栽倒在地。
原本就一肚子火沒處撒,她看到氣定閑神杵在她面前靜靜看着她的人,當即破口大罵:「秦舒舒,你想作反啊!
居然敢讓我在這裡等那麼久,現在才開門,也不看看外面什麼時候了,你還敢睡這麼久,不用做事了嗎?
還是等着我服侍你,能耐你了啊!」
秦舒舒眼神冰冷如霜的看着何翠花,淡淡的說道:「我沒讓你在這兒等,一大家子人在家,有事你們不會做嗎?
又不是缺胳膊少腿的,不差我一個人吧。」
別人想使喚她,沒門兒。
聽到她說的話何翠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抬頭接觸到秦舒舒冰冷的眼神,心中狠狠一顫,背脊有點發涼,她不敢置信自己竟然有點害怕秦舒舒,真是見鬼了。
不過心頭的怒火佔了上風,完全沒有覺察到秦舒舒的異樣,緊接著說出更諷刺她的話。
「你這個不要臉的賤人,死不要臉的賴在我家不走,吃我家的住我家的,說了你兩句,你竟然敢頂嘴。」
然後她刻薄的三角眼往上吊起,塗得像血盆大口的唇儘是嘲諷的又說道:「別以為蘇大哥把你從外面背回來,他就會娶你,做夢吧你,只要有曉夢姐在,你就別想嫁給蘇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