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我攜空間莊園嫁糙漢養崽崽》[八零,我攜空間莊園嫁糙漢養崽崽] - 第8章極品夫妻

王秀花燉了一大鍋骨頭湯,盛出來骨頭和肉,湯底煮了麵疙瘩,上面撒了點小蔥,濃郁的香味恨不得飄出方圓二里地。

田小龍和田小麟放學進門,一路飛奔到灶台旁,咋咋呼呼高興壞了。

「簡直香死個人了,俺能吃嗎?」

「是啊娘,這麼一大鍋哩,俺跟麟麟能分一小碗么?」

袁若男笑着說道:「今兒嫂子做主,龍龍 、麟麟放開了吃。」

鐵妞啃着骨頭還不忘笑嘻嘻學嘴。

「放開七,又又好七!」

一家人被小丫頭逗笑,袁若男點點她小鼻子,瘋狂上揚的嘴角壓都壓不住。

窮怕什麼?只要一家人齊心,定能將日子過得紅紅火火。

一路之隔的村長家,李婆子趴在床上聞着似有似無的肉香味兒,謾罵更尖利了。

「窮鬼也配吃肉,不怕把一家子噎死,大人孩子都是賤骨頭……」

可罵人也壓不住肚子里的饞蟲,「老大家的,爬起來去張屠夫家割二斤肉,今兒中午咱家吃粉蒸肉。」

村長大媳婦陳氏聽婆婆說要買肉吃,也顧不得身上疼了,扶着腰從床上爬了起來。

他們家的日子雖比村裡多數人家過的好,可也是十天半月才能吃上肉。

家裡人口多,割上一斤肉每人只能分上一小片,大人孩子都饞肉的緊。

袁春麗坐在炕頭上不滿的抱怨,「娘幹啥讓大嫂割肉?花老些錢也吃不上幾塊兒肉。」

看着如花似玉的閨女,李婆子壓下心底的煩躁。

「咱家不缺這點小錢,等會兒肉做熟了娘專門給你盛半碗。

春麗呀,你跟娘說說,這回相看的於會計有啥不好?人家小夥子有城裡戶口還是毛紡廠的會計,長得也不差,哪方面配不上你了?」

袁春麗嘴噘得更高了,「反正俺就是沒瞧上。」

「那你說說,你到底喜歡啥樣的?娘好讓媒人替你尋摸尋摸,轉年二十的大姑娘了,不能再耽擱下去。」

「俺,俺想找個個頭高,長得好看,最好當過兵的。」袁春麗說著話面上竟帶上一抹嬌羞。

李婆子耷拉着眼皮琢磨着閨女的話,一下從炕上彈坐起來,疼的呲牙咧嘴還不忘壓低聲音。

「死妮子,你不會瞧上田家的窮小子了吧?」

「娘瞎說啥呢?俺才沒瞧上田易。」袁春麗臉燒的更紅了,跺着腳跑出了屋子。

她這番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做派,李婆子一口氣堵得差點沒上來。

瞧上誰不好偏瞧上了田家的窮小子,她閨女這腦子莫不是被門擠了?

十里八村都知道袁官屯出美人,袁若男、袁小鳳和她們家閨女被稱為袁官屯三大美女,個頂個的水靈俊俏。

其中袁若男是三人中最出挑的,長得好看還腦瓜子聰明,最後卻嫁給了窮小子田易,村裡人哪個不說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她嬌養大的閨女居然也拎不清,田家小子除了一張臉長得好看,哪裡比得上有城裡戶口的於會計?

李婆子越想越氣,停下沒過久的咒罵再次響起,剛才還指桑罵槐的罵,這會兒直晃晃的罵田易是克父克母的衰星。

王秀花剛填飽肚子便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