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我攜空間莊園嫁糙漢養崽崽》[八零,我攜空間莊園嫁糙漢養崽崽] - 第10章地頭蛇找茬

袁若男的一顆心被兩小隻填的滿滿的,一天的疲憊似乎也跟着一掃而空。

田小麟踮着腳往空蕩蕩的箱子里瞅了瞅。

「娘說有剩餘的冰棍兒吃,咋啥都沒有嘛!」

田富貴笑罵,「兔崽子,冰棍兒根本不夠賣的,哪有你吃的份兒?」

聽他這麼說,王秀蘭懸着的心總算放了下來。

吃過晚飯,大人孩子圍坐在一起盤賬。

倆人總共賣了三十二元九毛八分,對半的利潤,凈賺十六元四毛九分,分成兩份每人賺了八元多。

在人均月收入四十多塊的八十年代初,日收入八元真算是超高收入了。

田小麟看着一桌子的錢兩眼放光。

「俺的娘呀!好多好多錢,咱家發財啦!」

田富貴兒則是笑得一臉欠揍。

「等老子掙夠了錢,給你們哥倆蓋上三間青磚瓦房,保准整個袁官屯的妮子都搶着嫁到咱家來。」

一聽親爹要給自己找媳婦,田小麟臉上的笑容瞬間收起,嚇得話都說不利索了。

「俺,俺才不娶媳婦嘞,咱村除了妞妞,沒一個好看的妮子。」

王秀蘭被兒子逗到笑彎了腰。

「臭小子還瞧不上咱村的妮子,你不想娶袁官屯的媳婦也成,那就得好好學習,等考上大學找個城裡媳婦,也讓你老娘長長臉。」

田小麟鼓着臉不認同,城裡媳婦有啥好的,還能有嫂子和妞妞好看?反正他沒見過比嫂子更好看的人。

親兄弟明算賬,按之前說好的,賣冰棍兒掙得錢兩家對半分。

第一天田富貴步行辛苦很多,還多賣了一箱,袁若男堅持把零頭讓出去只拿了八元。

連續十幾天的艷陽天,隨着氣溫越來越高,冰棍兒生意也越來越好。

最熱的一天兩人賣了八十多元,最少一天也賣了五十多元。

十天平均下來,每天都能賣六十元以上,對半利潤,兩人合起來賺了三百多。

田富貴兒臉皮再厚,借的單車也該還了,冰棍兒生意能做到八月份,買輛單車勢在必行。

田家的二閨女嫁到了縣裡,如今在縣供銷社上班,單車是緊俏商品,她費了好大功夫才給娘家佔了一輛,交了錢,當天就騎回了村。

買了新車,田富貴提溜着一斤白糖去支書家還車,結果車子又被騎了回來,他聲稱車子是支書婆娘自願借的,太推脫了就是見外。

王秀蘭還能不了解自家男人的尿性,機關槍都打不透的臉皮也是沒誰了。

兩輛單車比一輛方便了很多,傍晚回來時還能沿路多賣上百根冰棍兒,收入更加可觀。

第三中學門口。

袁若男賣完最後一根冰棍兒,想着去供銷社買點糖類點心。

明天就要麥收,再出來至少要一個星期以後了,收麥是一年最辛苦的活計,伙食必須得跟上。

自從進入農曆五月後,他們賣冰棍兒收入又攀新高,有兩天甚至突破了一百元。

不過生意再掙錢也得先把糧食收回家。

袁若男沒多大感覺,她抱着一個百億空間,做小買賣不過是掩人耳目,可沒想着累死自己個兒當女強人。

猜你喜歡